谁动了我的伞哥

车轮转啊转qwq瞧,我多可爱
封面p站id=52226426

【全职高手】Another no one

伞修

去往:

嚎个丧……




苏沐秋的忌日要到了。


陈果有天问苏沐橙,你哥哥去世的时候,叶修有没有哭过。


苏沐橙说有啊。


陈果很惊讶,她总觉得叶修不是这样的人。


苏沐橙补充,还是嚎啕大哭。


陈果难以相信,眼睛睁大了。苏沐橙笑了笑,拿着饭盒走开。


如果叶修还在队里,大概会说她胡说八道。




叶修那时候是哭得很惨。


他去买骨灰盒,问老板,你这儿有什么型号的啊。


老板说:“这个汉白玉的,998。”


叶修打开钱包数钱,指着旁边另一个黑不溜秋的问:“那这个呢?”


老板说:“1998。”


叶修说老板你抢钱啊,怎么木头的比玉的还贵。


老板说,这是黑檀木啊,防腐的。


叶修套着件过大的外套,在店里转来转去,说老板你便宜点吧。


老板第一次遇到这种奇葩:“骨灰盒还打折啊,要不要买一送一算了?”


“那多不好意思,我还用不着呢。”叶修还接下话茬了,“给个优惠行么?”


老板不干,让叶修干脆买便宜的得了。


叶修也不干,蹲到地上就开始数钱。


老板觉得这个场面太销魂了,等别的客人一进来,一个脸色苍白的瘦弱小鬼在念:“十、二十、四十、九十……”简直折寿啊。


折寿不给老板你招生意嘛,正好啊。


老板问你多大了?


叶修说我十八了。


老板想,正好,不用担心揍未成年人犯法了。


叶修说不是啊老板,真的很惨的,我朋友死了,我还要养他妹妹,供吃供喝,没钱啊。沐橙,快给老板哭一个。


苏沐橙觉得太丢脸了,不想理叶修。


叶修只好去付钱,老板问你要哪个,叶修说幺九九八的啊。一边说一边数钞票,数着数着真伤心了:“苏沐秋你真能乱花钱,这都够我抽多少条中华玉溪天子了啊。你说说你要代练多久才换得回来……”


叶修说着就哭起来。


太可怕了,老板想还不如让那小女孩哭呢,长得多招人,楚楚可怜。叶修这就是来闹的,制造噪音,老板说你再哭我涨价了啊。


叶修说你有没有人性啊,钱不都给你了嘛,让我发泄下不行啊。


还哭得更大声了。


苏沐橙这才发现不对,跑过来看,叶修竟然是真的眼睛红了而不是干嚎。


带着苏沐橙去医院的时候,叶修都没什么异常,烟都夹手里,苏沐橙还以为没什么事。到了地方苏沐橙就崩溃了,这什么人啊,咦人呢,怎么还在跟人借打火机啊。


晚上的时候,苏沐橙没睡,叶修让她去睡,苏沐橙不去,说要跟着守夜。叶修说你明天还上课呢,苏沐橙才觉得原来叶修不是没反应,是被打击得傻了,明天周末,苏沐橙说。


可苏沐橙还是困了,她靠在叶修背上,半睁着眼睛努力不睡。


“沐橙。”叶修喊她,“难过啊?”


“嗯……”苏沐橙迷迷糊糊。


“有我呢,别难过了。”


H市的夜,苏沐橙沉沉睡去。




老板要崩溃了:“你死老公啊哭成这样。”


叶修停了一秒:“你怎么知道?那能打折吗?”


老板马上知道叶修为什么还在问这个问题了,因为他正好数完了钱:“你这不够啊。”


叶修说:“你这太贵了,一千九百九十八是什么概念,接近一个亿了啊。”


要不是陶轩这时候进来,老板真的要把叶修给揍一顿了。


陶轩是苏沐橙打电话叫来的,进了就把钱付了。还跟老板道歉,说他现在情绪不好,说什么胡话您见谅。


老板说这叫情绪不好,那情绪好是不是该来我这儿说相声啊。


叶修说谁情绪好来你这儿啊,来你这儿怎么情绪好啊。


陶轩把叶修那把钱丢给他:“留着吧。”


叶修竟然不答应:“我出来没带那么多,回去就还你。”


“叶秋,”陶轩说,“我和苏沐秋好歹认识一场,这没什么。”


“你以后用冠军还我就是了。”


老板有点听懂了,陶轩大概是这小子的老板。


叶修说:“不。”


老板觉得都要替陶轩气晕了。


叶修的声音有点哽着:“冠军,嘉世的。”




冠军是嘉世战队的,而苏沐秋,原本也该是嘉世的。


陶轩开始有的,就是一个小网吧,苏沐秋和叶修窝在里面,打游戏,饿了懒得叫饭,找陶轩要方便面,从老坛酸菜吃到鲜虾鱼板。打着荣耀。


荣耀是永不厌倦的游戏。


可人生不是。




人生就他妈这样戛然而止,抽中华玉溪天子的钱都拿去买个盒子了。


苏沐橙实在忍不住给叶修递纸,说你真的别哭了,看起来太丑了。


后来叶修就再没有这么抽抽过。




后来的那个叶修,变得神憎鬼厌,大概只有苏沐秋不烦他了。每年他就去找苏沐秋说话,说好听点叫拜祭,难听点叫上坟,反正没区别。说的话题也没什么新鲜,因为每年的叶修都在打荣耀。


在嘉世打,在网吧打,在兴欣战队打。


荣耀要是个人,已经被叶修揍得鼻青脸肿了。




那天叶修被拖走前,非要老板送他点香烛当赠品。


老板无可奈何,袋子递给叶修时才发现还需要弯腰。


还真的是个孩子啊。老板终于有了具象化的感觉。


老板问;“是你什么人啊?”


“一个很好的朋友。”叶修说,“老板你听过荣耀吗?”


“没。”那时的荣耀并不那么出名。


“去玩吧。”叶修说,“我叫一叶之秋,到时你来跟我PK。”


后来那老板还真去玩了,一问才知道一叶之秋是鼎鼎有名的大神,心想这小子真是满口的天马行空。


直到很多年后,叶修在兴欣亮相。


亮相也没什么,倒是叶修说起他那个荣耀打得很好的又死了的朋友,让老板有些感兴趣。


早知道他朋友荣耀也打得好,就打个折了。老板遗憾地想。




叶修买了束花,放在碑前。


苏沐秋的照片对着叶修笑,叶修也跟着笑起来。


“有时候觉得你根本就没有走。”叶修说,“然后照镜子,发现我都有皱纹了,你怎么就一直年轻呢?我很不平啊。”


“出去一趟就不回来了,真不够意思。想怪你吧又不好意思。所以我就当做是你还在回来的路上,总有一天要再见的。”


“下次再见啦。”


墓园没有声音给予他一点回馈。


叶修说:“前几天读了首诗,挺喜欢的。”


“你没有如期归来,这正是离别的意义。”


叶修和他的影子一起,慢慢走远了。




END

评论

热度(25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