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伞哥

车轮转啊转qwq瞧,我多可爱
封面p站id=52226426

[all叶]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 (1074-1088)

死后七日:

※有原创叶家小三妹,爆娇,兄控,不喜请见谅。




※叶家小三妹表示谁欺负我哥哥打死算我的。




※时间表是,叶修离家出走时叶家小三一岁半,所以第九赛季时小三大概十四岁。




※第一人称自述。




※心情不好写点轻松的。




欢迎订阅tag“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




1074


每当我被灵异事件坑的时候,我老是会想起过去陪我妈拜佛时,我七不耐烦八不耐烦的场景。




如果,能够再给我一次重来人生的机会,我一定要先把孙翔打死,再去好好给菩萨佛祖上柱香。




我再也不轻视封建迷信产物了!!!!




1075


每当一个糟糕的事情真正发生时,我往往才后悔自己老是啥也不注意。




这就好比一个男人,被猫咬掉了那啥之后,他才发现‘男不养猫’的典故到底是为甚——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蛋疼了。




虽然在得知身体被抢的第一瞬间我的反应是尖叫——但是很遗憾,没人听得到,我在冷静了三十分钟后,整理出了自己的现状。




一,我身体被沐秋哥抢了,简直SO SAD。




二,我们之间通讯不是很好,有时听得到对方的声音有时听不到,这实在是比较要命的一个点。




三,在沐秋哥养好之前,恐怕我都……回不去了。




四,按照沐秋哥的状况,我们大概也许,是瞒不过去……的。




“沐秋哥你不要我哥到哪儿你就看到哪儿啊啊啊啊啊!!!!!!”




你这么饥渴我能理解,可是你好歹收敛收敛啊啊啊!!!!!!




1076


班长从回到家开始,眼皮子就跳个不停。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右眼皮子跳个不停,想也知道是出什么问题。




介于他这方面一直以来很准,他坐在书桌前思索了半天,才恍然想起,自己好像没有把‘那个’带回来。




“你有没有看到我取下来放你桌上的那个玉佛?”他打电话给孙翔。




孙翔的语气非常得意:“还用你说,我帮你趁叶悠睡觉时安上去了!你说你,送个东西还掉零件,都多大的人了……”




他鲜少有教训弟弟的时候,此刻越说越来劲,班长忍了他半天,就听他说道:“……叶悠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发起了高烧,我看要不是我手快给




了她那个玉佛,估计她现在还躺着呢!”




班长:…………




在这一刻,他十分地痛恨自己为什么要在特意取下那个玉佛后,又恰好落到了孙翔房间里。




他忍不住对孙翔:“……你当时要是不管那个玉佛,她也就不会躺着了!”




天神佛祖啊。




这也太巧了!




他忍不住头痛地捂住自己的脸,突然明白了叶悠为何有时候要爆出一句WTF。




不得不说,在某些方面,有这么一个表哥,他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喂,喂?你咋了?说话啊!”孙翔觉得蛮莫名其妙的,怎么突然就被表弟骂了,“你倒是说清楚啊!!!!”




“……我上辈子一定是欠了你八百亿。”


班长叹了口气,有气无力的说。




1077


“小叶,”副队关心地坐到我床头,放下一个大碗,“喉咙好些了吗?”




“咳咳咳……好些了。”我听见自己的声音这么沙哑的说道。




“这是食堂阿姨给你做的冰糖雪梨炖川贝,吃了润润喉,”副队叹口气,摸摸我的额头,“果然女孩子就是需要娇养啊……”




不,不不不,我身体比卢瀚文那丫还壮实呢,都是不停地被附体被鬼压床的错啦!!!




无意间被人当成了弱鸡,我的心情真的难以描述。




说真的,沐秋哥他作为一个年代久远的老鬼,他真的是神烦,自从接管了我的身体,第一时间取下那个镯子扔到孙翔房间后,他就开始左动动




右摸摸,上一秒把花露水撒的满屋子都是,下一秒又说想吃臭豆腐——这还不算,他还天天不愿意窝在床上,在轮回里撒欢丫子的跑,跑完还




去爬树,要不是一堆人拦着,他能直接跳进观赏喷泉里去游泳!




那一段时间里,我们这儿的所有人都还以为我发烧烧坏脑袋了!




还好我哥看我没事儿了他就走人了。




我不得不狠下心去告诉那个好几年都没有做过人的沐秋哥:




“沐秋哥,我知道你很兴奋,但是在这种我们沟通不稳定的情况下,你装也要装成个正常人行不行?!!!”




你这样很容易露馅的好吗!!!




“而且,就算我也很想把孙翔打一顿,你也不能理都不理他!”




你没看到他看我们的眼神越来越诡异了吗!!!!再这样下去他跑去告诉班长就糟了!!!




沐秋哥顿了顿,似乎是在思考我说的话。




然后我就听见他说:




“好吧,那我们去H市吧,这边人那么多,确实很容易暴露。”




搞半天你就不打算收敛是吧!!!!!




这种程度的智商暴跌,你做鬼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1078


瞎浪费精力果然是要付出代价的,还没过一个星期,双魂的身体一个吃不住,吧唧一下我的身体就又只剩躺床上的份儿了。




在此期间,我也有几次很偶然地能够自己掌控一下身体,但是这就好像信号不好一样,不稳定地要死,没多久就又动不了。




好在最近的时间已经越来越长了,似乎这玩意跟充电一样,沐秋哥用我的身体越久,我自己能活动的时间也越久,但是如果我十二小时以内不




切换,沐秋哥的灵魂就会变得虚弱起来。




这毕竟还是我的身体。




“我觉得这还是需要一个契机,还是去借下玉佛吧。”沐秋哥说道,“我们需要一个分开离魂的契机……怎么说呢,我觉得我们该先想个办法




接触绑定。”




我知道他想说啥,但是我万万不能答应他这种制造契机的方法——这一次如果再在玉佛的范围内离魂——就算我不懂得这方面我也知道——我




估计连见鬼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是很想要回自己的身体没错,但是看沐秋哥这样因为有了身体兴奋地不行,我也蛮开心的——就是洗澡略微麻烦了点儿,这真是个需要破羞




耻度的地方,所以当我能自己掌控身体时,我唯一能干的就是洗澡。




刚开始真的是非常混乱的一段生活,但是后来也习惯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只鬼开始任性起来了。




比如现在,我们正坐在……通往H市的飞机上。




恩。




这票是他买的,当时没注意,现在,我看了看表……




……半夜十一点。




果然是够任性的!!!




1079


上天总是在你认命的时候,给你再一击晴天霹雳。




就好比说……现在。




我囧囧有神地看着站在接机口的人。




而他扶了扶自己的眼睛,冲我伸出手,说出了像是拐卖儿童一样的台词。




“跟我走吧。”




如果说这话的是个帅哥,我会以为我穿越到哪部少女漫画里了。




如果说这话的是个大叔,我会以为我已经遇上所谓的人贩子了。




如果说这话的是个唐僧,我会以为我是被压了五百年的孙猴子。




如果说这话的是王队喻队我队长或者黄少天等等一系列的人,我大概会以为我是我哥。




但是!




说这话的是班长!!!




我看着面前的班长,一时间和沐秋哥俩人谁也说不出话来。




无言以对。




1080


“听说你半夜跑出来了,我那个脑子里时刻进了水的表哥就叫我来看看。”


班长淡然地道。




“原来如此……那班长你怎么在H市?”


沐秋哥问。




班长看了我一眼,看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听说你病了。”


他不回答我之前那个问题,反而问我。




“是啊是啊,劳你惦记,就为个破玉佛,——快管管你表哥,他快跟黄少一样烦了。”




这句话绝对是咬着牙说的。




忍住,挺住啊沐秋哥!!!!




说实话,这大路黑灯瞎火的,我还真看不清班长的表情。




接下来班长又问了一些挺无聊的问题,吃的怎么样,学习怎么样,作业怎么样,琴有没有好好练……他真是比我妈还烦!




“班长,”沐秋哥大概也是忍不下去了,“我们能不能走快一点。”




估计是长年在我身边飘,他的语气学的也算像了。




谁知道班长就此站住了脚,然后回头,眼睛歘的一下似乎有杀气蔓延,镜片反光的厉害。




“……你知不知道你有个破绽露出来了,苏沐秋?”




1081


事实证明,有些人无所不知,不是因为情报灵,而是因为真聪明。




沐秋哥顿了一下,刚开始还装一装,嘎了一声,疑问语气杠杠的,结果就被班长一声嗤笑堵回去了。




“别以为你学她那个傻样就行了。”




……靠靠靠,什么傻样!!!!班长你几个意思!!!




“噗嗤。”


沐秋哥干脆就不装了,抱着双臂掩嘴一笑——说实话,那个姿态比我自己还要淑女。




“你这么说话,真不讨人喜欢,难怪追不到我们家叶小三。”




……卧槽,沐秋哥你是自己人吗!




我发誓他绝对在调侃我。




“这不是你该管的。”班长面无表情地回答。




“哎呀哎呀,好歹也算救了你一命,”沐秋哥说道,“你就这么急着找我算账?说说呗,我好歹也跟了她有个一年两年了,你倒是怎么看出来




的?”




班长定神看了我们几秒,才出声:“有些东西你学的都很好,语气,饮食习惯,穿衣风格,都没有变化,连随身的包里有糖都想到了——但是




就是太完美,所以才不正常。”




“哦?”




“我们家家传的镯子,女人的那只上,本来有个开过光的,被人多年把玩的玉佛,”班长抬起手腕,我才发现他手上也有个相似的镯子,但是




挂着的是个玉观音,我的妈,原来这玩意是一对,“但是考虑到你天天在叶悠旁边,我就特别把它取下来了,后来听说又被无意中挂上去了,




我想着,既然叶悠发了烧,那么这个玉佛到底是有影响的。”




他的眼神一下子锐利起来。




“但是叶悠却什么都没和我说,抱怨,埋怨,怒骂,暴打,什么准备我都做好了,偏偏什么都没有,连孙翔那边也是和风细雨。”




他轻声说:




“说句不好听的——这实在不是叶悠的风格,她要能这么能忍,不是出了问题,就是脑子被烧坏了。”




我:………………




“就这些?”沐秋哥居然还来了兴致。




“我说的最大的破绽,是你的口音——你是南方人,她本家在北方,上了学才过来的,南方人口音偏重,偏二声,北方人口音偏轻,偏四声,




她的功底不错,声乐修习后大多数人听不出来,只有说话时容易露出一点,而男人的发音方式本来就偏厚重,女人和小孩偏轻。”班长似笑非




笑地举起手指指出自己,“你说,音乐成绩比她好的我,听不听得出来?”




……咦!!!!!!




等下,你说的这么邪乎,我怎么不知道我自己还有北方口音!!!!!




我真怀疑他是不是随便编编用来诳我的,挺想立马发声试试,可惜现在掌控身体的不是我。




“哦~我懂了,”沐秋哥啪啪啪拍了三个巴掌,“她的口音其实无所谓,是我的口音出了问题,你说了那么一大堆好听的,其实就是说我做鬼做




了太久,发音不稳,想学也学不到位?”




“这不是我说的,是你说的,”班长居然也没反驳,“既然你承认了,我也可以名正言顺和你说一句话了。”




“什么话?”沐秋哥居然还装可爱的歪脑袋。




估计是我的脸长得就不够可爱,班长一点儿也不买账,眼神居然开始发狠。




说的却确实只有一句话。




“把她的身体还回来,”班长一字一句地说道,“不然的话,要么你这只鬼出手杀了我,要么我想尽办法,要你魂飞魄散。”




1082


…………




………………




……………………




我,我我我……班长你你你你……




如果现在我能把脸埋进土里,那么我一定已经吃了一口的土。




但是不可避免,不可否认的是——




——在那一瞬间,我居然也有了一秒左右的,被那张讨人嫌的脸帅傻的感觉。




我,我我我……




明明是灵魂状态,我却觉得脸在发烫啊啊啊,肿么办啊肿么办!!!!!




108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和我不同,沐秋哥他丫居然发出了一阵爆笑!!!!




“哎呦哎呦,我肚子都要笑痛了哈哈哈,”他死命地捂着肚子,脸部肌肉都快笑僵了,“你,你这种年轻人我已经很少见了,哎呀真是好男人




,难怪叶修看你吧唧他妹妹都没打你一顿!噗,噗嗤我不行了哈哈哈哈哈!!!!这种发言真是太可爱了……”




……笑你妹啊,啊呸,笑你弟啊!




……好像还是不对。




不管是弟还是妹,好像最后都骂到自家人身上了!靠!=皿=!




笑笑笑,笑你个头啊!!!




可能是通讯终于接上了,他把笑勉强停了下来,义正言辞地对班长说:




“你放心吧,你心疼你的心尖尖,我心疼我家的最小的眼珠子,我此次来只是为了见一见叶修,说一说话,这个状态不会长远的,只是她现在




可以出现的时间过了,你有什么情话还是等着明天说吧。”




……情话你个头啊!!!!不要再拿我做乐子了啊喂!!!!!




1084


说起来一直都没有听说过这件事——沐秋哥居然明确的表示,有话对大哥说。




我蛮想让他给我剧透一下的,但是又怕听到一些‘听着就能心碎’类型的话,于是强行按耐住了自己的好奇心。




虽然我是个路痴,但是没有人会比沐秋哥更懂怎么通往旧楼了。




我早就向老板娘打听过了,沐橙姐和我哥每次打完比赛的当他晚上和第二天晚上都会回旧楼睡,所以现在去找他们应该是可以的。




“你想和他说什么?”班长倒是问出口了。




此刻我们已经走到楼下了,沐秋哥将视线集中在我们所住的那一层的窗户上,看着那昏黄的灯光,慢慢地说:




“什么都想和他说。”




他笑了笑。




“但是也……不是什么都能和他说的啊。”




1085




“哟,怎么这么晚还过来?”我哥开门的时候一身T恤,叼着烟,屋子里烟雾缭绕,光线昏暗,一看他就是还在打荣耀,“小周小江都没拦着你啊?怎么看我妹妹的啊!”




“偷跑啦偷跑——哥你还不睡啊。”




沐秋哥叫大哥为哥还蛮顺口的,表情也十分到位,之前也是这样,搞得直到我哥离开S市,他都没有露出一点儿破绽。




除非是遇到班长这种极品,我想他都是难以露出破绽的。




“进来吧,”给我披了一件外套,大哥起身往房间里走,“洗漱一下就过来睡觉吧,大晚上的,折腾啊。”




“呐,大哥。”




沐秋哥完全没有预兆地就开始了,“我……沐秋哥给我托梦了。”




大哥的身影停住了,回过头,挠挠乱发,“这没良心的,几年也不给我托一个——他说什么了?钱不够用了多烧点?”




笑容加深。




“他说——他有好多好多话想和你说。”




“恩,你说呗。”




大哥走向房间,沐秋哥也跟着慢慢走。




“他说,好好看着沐橙,别让人抢走啊。”




“必须的。”




“别太宠队员啦,小兔崽子们放养就好了。”




“呵,他还教训上了。”




……这都什么鬼,你要说的就是这个嘛我说?




唠唠叨叨说了好些话,大哥已经坐着在关电脑了,沐秋哥想了想,沉默了大约十秒,才继续说。




“他说,他希望你做到几件事。”




“……他要求还蛮多啊。”




沐秋哥笑了笑。




“他希望你能好好注意自己的身体,能倍儿棒地活个千百年再去见他。”




……会的,有好些人都在帮忙呢。




“他希望你能和父母好好相处,到时候沐橙姐出嫁可就靠你拦门了。”




……靠,你自己倒是想办法活下去啊!!!




“他希望,你能在他之后,结交新的朋友,拥有新的队友,有温柔的人能够体贴你,有不走的人能够陪着你,有活泼的人让你永远都不会丧气。”




……有的啊,已经出现了啊,这些人。




有的非常温柔,有的非常体贴,有的人屹立不走,有的人永不退缩,叽叽喳喳永不泄气。




已经遇到了啊,这些人。




“他说你是披着荆棘的太阳,永远是荣耀里最上方的那一个,又说你是看着遥远的月亮,其实在湖面上就触手可及。”




大哥静静地听着,不说话。




“他说,再去找个人,长长久久地陪着你吧,只有这样,才会怎么都不寂寞,一个人也好,一群人也好,他不管别人怎么想,他只希望你能好。”




我在这一瞬间觉得自己的呼吸声在加强。




各种感官在放大。




这种感觉,似乎是——




“嗒——”




家里的钟,走到了十二点。




“他最后说,他——”




时间耗尽了。




属于他的十二个小时走了,属于我的十二个小时来了。




“他什么?”我哥轻声问。




我抑制不住从眼眶里掉落的泪水,嘶哑地接上了最后的话,那一刻什么破绽我都不管了,只记得徘徊在脑海里,灵魂所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他说……他爱你。”




1086


你要好好注意自己的身体,能倍儿棒地活个千百年再来见我。




你要和父母好好相处,到时候沐橙出嫁可就靠你拦门了。




我希望,你能在我之后,结交新的朋友,拥有新的队友,有温柔的人能够体贴你,有不走的人能够陪着你,有活泼的人让你永远都不会丧气。




你是披着荆棘的太阳,永远是荣耀里最上方的那一个,你又是看着遥远的月亮,其实在湖面上就触手可及。




再去找个人,长长久久地陪着你吧,只有这样,才会怎么都不寂寞,一个人也好,一群人也好——




——我不管别人怎么想,我只希望你能好。




因为我爱你。




1087


我夺门而出,觉得自己大概已经快崩溃了。




虽然说出来非常矫情,但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也不过如此。




一切都抵不过生离死别。




“……叶悠?”




一直候在门外听动静的班长看着我,叫了我一声,伸手把我的帽子拉了起来,“换回来了?”




我没有回答他,而是埋在他肩膀上嚎啕大哭。




1088




“……你哥最后到底是什么反应?”




等我终于平心静气下来,我哥也在到处找我了,班长这么问我。




我咳嗽几声,咬着嘴唇。




“他说……”




有本事让他自己来和哥托梦!


TBC


大家中秋节快乐!!!




这更新我写了一天到现在才出产真是醉了!!!!




我发誓我已经很努力在写甜了,然并卵……伞修它就是这么容易那啥啊!!!!!




那,那个,姑娘们刀片就不用了,我只吃月饼么么哒!!!!




另外在这里解释一下分结局是如何分结局:每一条线只有一个CP,在不同的时间点HE,不BE,我们不BE,然后可能会有相关番外,每一条线里,叶神跟了一个人,其他人就OVER了。




然后会有非叶修CP的番外,比如孙翔班长表兄弟的童年,青悠的番外,高乔双花等等的结局之类的,你们有想知道的故事也可以告诉我,我考虑加到番外里。




PS:《假如给我三天光明》是非小助攻的伞修文,姑娘们觉得是否不收录到本子里比较好?



评论

热度(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