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伞哥

车轮转啊转qwq瞧,我多可爱
封面p站id=52226426

【伞修】南山南,北秋悲

夜未灬:




0.

我只是山野中随处可见的野花,而我却又有那么些不寻常,因为我开在了一座坟前,与一只不愿离去的鬼无声相伴了许多年。



1.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


那一天,我听见他倚在墓碑上,轻轻地哼唱一首歌,一首有些忧伤的歌。

他不过十八岁的模样,长得也很帅气,我本想为他感到遗憾,而他却是笑着的,至少从神情上看不出悲伤。

“如果是你的话,一定会继续走下去吧,即便只是一个人。”我听到他喃喃自语,似是默念出了一个名字。

后来我知道了,通过刻在墓碑上的字。他是苏沐秋,而他默念的那个名字,应该是叶修吧。



2.

“他不再和谁谈论相逢的孤岛
因为心里早已荒无人烟
他的心里再装不下一个家
做一个只对自己说谎的哑巴”


他一直没有离开,对于这一点,我并不感到奇怪,放不下对人世的眷恋的鬼有很多,不过时间总能让那些眷恋褪色,我想,他也很快就会离开的吧。

他的模样和性格使他总有很好的人缘,哦现在应该说是鬼缘。

然而他从未谈过自己所放不下的那个人。我本以为那是他的妹妹苏沐橙,直到我无数次看见他用虚无的指尖缓缓抚过那个名字——叶修。

他的动作很轻、很轻,一次又一次,仿佛想要将这名字铭刻在心里,不,我想,他早已铭刻在了心里。

不过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无论是相遇相识相知,还是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他只是将那些珍藏在心里,一个人回味,也许这样,他可以想象自己还在那个家里。



3.

“他说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
不及他第一次遇见你
时光苟延残喘无可奈何”


第一年的清明,附近已经没有剩下多少鬼了,他们都放下了这一世,一切重新开始了。

这一天,他坐在墓碑前,眼里隐隐闪着期待。我知道,他在等人。

他并没有等多久,清晨,我看到一个不修边幅的少年和一个捧着一束花的小姑娘远远走来,他也立刻站起了身,望向他们。

他沉默地看着他们将花摆在墓碑前,叶修说了些什么,我只记得依稀听到了“冠军”之类的几个词,不过他语气中的嘲讽倒是令我印象深刻。

还有令我感叹的是,苏沐秋笑了,笑得很满足,很欣慰,以及,很帅。


他们很快就走了,等到一切恢复沉寂之后,我才留意到,那束花是天堂鸟,很美的一束花,让人仿佛看得见天堂,虽然那实际上并不存在。

我有些担心他会不会也就此离开,然而他没有。墓园里空荡荡的,最后的几只鬼也离开了,而他坐在了我身旁,说起了他和叶修。

他说,他们相遇在一个网吧,那是十五岁的夏天,一切都那么美好。即便是两人在荣耀中的锋芒毕露,也不及那次相遇。

可惜,只有三年。



4.

“如果所有土地连在一起
走上一生只为拥抱你
喝醉了他的梦,晚安”


每年清明,他们都会来,每次都只是简单地说些什么,时间总是很短暂。然而花总是变,每次都很美。

他有试过拥抱叶修,却只是从他身体里穿透过去,我看见他轻轻叹了一口气,无奈。

这么多年了,他一直留在这里,我也花开花谢了许多次,他的眼里越来越淡然,真看不透他的执念。

一个人的时光总是漫长的,他却甘愿禁锢在这片小小的天地里,独自品尝孤独。

直到很久以后,我才在一个夜晚,听到了他的喃喃自语。

他说,他会在这里走上一生,等上一生,与他并肩走向下一世,只求下一世能够再次相拥,他怕他们会错过生生世世。

他像往常一样,低喃一句“晚安”,闭上那仿佛比星辰还要闪耀的眼睛。

他睡得很安稳,嘴角一丝若有若无的笑,仿佛做了个好梦。



5.

“他听见有人唱着古老的歌
唱着今天还在远方发生的
就在他眼睛里看到的孤岛
没有悲伤但也没有花朵”


又一年清明,我闻见叶修身上散不去的烟味,我听见苏沐橙唱起了一首歌,一首古老的歌,无论是从曲调和歌词上看,还是从他们三人怀念的神情上看。

那一天,叶修说了些什么,关于“嘉世”,关于“兴欣”,而他倚靠在墓碑上,手轻轻搭在墓碑边缘,无声地叹了口气,却没有悲伤,只有信任。

离开之前,叶修上前了几步,将手搭在墓碑上,与他的手相重叠,不只是巧合,还是必然。他一惊,随后微笑着,虚握住了叶修的手,仿佛自己从未离开过。

这时我才注意到,两人的手极其好看,胜过世间万物。



6.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
大雪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
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
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


日子过得单调而又漫长,我早已不想去记这是第几个夏天。

他似是很喜欢阳光,伸出虚无的手,任阳光穿透,仿佛这样便能感受到那一丝温暖。

然而他的手没有温度,在他试图触碰我时,我才意识到,他早已感受不到阳光的温暖了。

在这样的盛夏里,他却如同置身于冰天雪地,我不禁再次为他感到遗憾。

不过有他陪在我身边,或许他并不知道我是有意识的,不过那没什么,我不在意。只要有他在,哪怕是寒冬,也如春天般温暖。

我知道自己对他产生了一丝奇妙的情感,这使我有些动摇。

如果可以,我想要忘了你深邃的眼眸,让一切回到最初。我知道这对我而言不过是一场梦,你终究会离开,而那时,我已深陷其中。

但我知道,我忘不了。



7.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
大雪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
四季如春”


他从未说过他和叶修之间的关系,但我看得出来,他们不仅仅是挚友。

看着他遥望着远方,或是仰望着夜空,我有时会想他在想些什么,是在想叶修吧。

风吹过,我仿佛听到了他的心声。

他在想叶修心里的痛,是否叶修会想起十五岁那年夏天,随即心痛地如同大雪纷飞呢?

他在想自己的幸运,能够结识这样的叶修,哪怕是在寒夜里,却依旧可以凭借着记忆,使自己的心温暖如春。



8.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
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穷极一生
做不完一场梦
大梦初醒荒唐了这一生”


那一天,我听见了很多。

他在想,如果没有那场相逢,是否便不会如此心痛呢?如果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一场穷极一生都做不完的梦,那么当自己醒来时,是否会泪流满面?

可是没有如果,我知道,我们都有那么一些放不下的执念,哪怕知晓了结局,哪怕真的能够重来,也会作出同样的选择,也会再次爱上。毕竟我们并不后悔。

我看见他的眼里清明一片,没有丝毫不舍,没有丝毫遗憾,只有岁月沉淀下来的淡然。


想想已经十年了,我本以为他终究会离开,可是他没有,可惜他没有。



9.

“南山南,北秋悲
南山有谷堆
南风喃 ,北海北
北海有墓碑”


他依旧是十八岁的模样,一如初见。

我不知道我是否能等到他离开的那一天,但我能想象出那时的情景。

那一定是在夕阳下,他微笑着迎接自己等了一生的人——叶修,两人会相视一笑,并肩走完这一世最后的旅程,如同年少时寻常的散步。


这么想着,我感受到自己的花瓣上出现了一滴露珠,可是,这明明是夏日的午后啊。




FIN.



评论

热度(77)

  1. 谁动了我的伞哥夜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