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伞哥

车轮转啊转qwq瞧,我多可爱
封面p站id=52226426

【伞修】霖雨霏霏·下

夜千明:

·生灵返乡系列


·我们只爱不虐(谁信


·上一章链接在此  霖雨霏霏·上


虽然心有疑问,叶修却任凭少年拉着他的手在巷弄间兜兜转转。少年身上似乎有一种奇异的力量,令人不由自主地感到心安。


“怎么了?”似是觉察到叶修落在身上的目光,少年出声问道。


“唔……伞很好看。”叶修指了指他手中的黑桐纸伞,面不改色地扯谎。觉得一个陌生人熟悉的话他会说?会被对方当成奇怪人的搭讪吧。


“哦,你说这个啊。”少年沉吟了一会儿,道:“一个朋友送的。”


“朋友?”


“恩,是啊。反正离出口还有一段路,不妨听我讲讲这个朋友的故事吧。”


“不会打扰到你么?”


“无妨。”


“那就说来听听吧。”叶修立马从善如流。


少年清咳了两声,正色道:“我从前有个朋友,游戏玩的特别好……”


“然后呢?”


“他死了。”


世界一瞬间就安静,唯有雨稀稀落落地打在桐纸伞上,像在清奏一曲未名的宫商,叨叨絮絮地牵引离人的悲伤。


明明只是一句看似玩笑的话语啊,可为什么,听起来那么的悲恸绝望呢?心里不知名的一角莫名的狠狠抽痛了一下,就好像,自己丢失了什么最珍贵的东西一般。恨不能,大哭一场。


“那真是……令人惋惜啊。”叶修听见自己的声音干巴巴地说道。


“谁说不是呢?美好的青春就这样无端被葬送,连同最后留存在这世上的印记一同抹去。从此,在无人牵念。”少年回过头来,看向叶修。直白的目光似要将他脸上的表情尽收入眼。


叶修沉默地避开少年过于灼热的目光,道:“起码他的家人朋友还会记得他。”


“他的家人,弃他而去;他的朋友,寥寥无几;他的爱人,见面不识。”少年轻声细语道,像是在说给叶修听又像是在说给自己听,他的目光温柔如水,声音有若情人间最私密的情话,可内容却令人字字心悸。


少年说着,话锋陡然一转:“然而繁花在最美好的时候死去,是最幸福的。不必在意衰老与凋谢,也不必在意风雨的摧折。死了的话,一切的一切就都与他无关了呢?”


少年笑的人畜无害,可那笑意却不曾到达眼底。眼眸深处,是黑暗的有如实质的悲哀。


那是对天道不公的诘问,诘问天道为何令自己命丧盛年。


那是对命运无常的斥责,斥责命运缘何如此喜怒无常。


那更是对自己深爱之人侵肌蚀骨的悲痛:


为何我跋涉千山万水迢迢寻来,而你却早已忘了我?


……


不!不是这样的!


仿佛是被无形的刀刃一点一点的撕开心脏,那份钝痛是如此清晰,清晰到令人几乎麻木。


你不该是这样的,这世上还有很多你牵挂的、牵挂你的人和物事啊!你的队友,你的荣耀……


还有我。


就像是流传于后世的传说中开启宝库的密语,被名为乙醇的恶龙看守的封印着的记忆大门轰然打开,无数琐屑的往事如转鹭灯般源源泻出。而那些流出的记忆的画面上,都有一个自己,


和一个他。


少年淡淡的站在巷口,似乎对叶修的异样视而不见。古巷出口的雾气尤显浓重,几液化成水。少年站在其间,声音飘忽不清。


他说,他的路就到此为止了,剩下的路全靠你自己了。他说,这把伞看着与你有缘,便送你好了。他说此番别后,便是鱼雁成文,锦素难寄,惟愿君珍重。


……


少年又说了好多,可叶修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只觉得手里被塞上了什么东西,然后被人推着往外走。


等等,我还有好多话没有问,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又怎么会在此地?我的那些记忆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个最重要的问题:你,是谁?


离开古巷的那一瞬间,叶修只觉得灵台前所未有的清明。他回过头,发觉聚在巷口的雾已尽数散去,少年正倚在巷弄口隐隐对他在微笑,只是表情是说不出的哀伤。


“你,不一起走吗?”


少年摇摇头:“不了,须知这世间万物皆有法度,‘百年开一次,一次渡一人’就是这扇门的‘度’。”“哎,其实这次真是便宜你了啊,”少年故作轻松地笑道,挥挥手:“山高水远,后会有期。”


少年离去的背影似与记忆里的画面重合,记忆再次涌现。


原来……如此。


无怪从第一眼看上去就觉得他眼熟。也无怪他之前说认错人的时候反应那么奇怪。这种相逢面不识的感觉,换了谁都不会好受吧?


“……沐秋,你在怨我么?”


一声长叹,几多落寞。少年悠悠回过头来,依稀是十七岁时的模样,依稀是笑的阳光灿烂,可声音却带着哭腔,已然不复之前淡然的模样:“怎么会怨呢?阿修,你不知道我看见你的时候有多开心。


我当时就在想,干脆放弃往生的机会和你在一起吧。可是,阿修,你不属于这里。你必须得回去,你和我不一样,在那里,还有你的亲人你的朋友在等着你。”


“不!我……”叶修折回身,想要拉住苏沐秋,却发现古巷口似乎有一道无形的屏障将他隔绝。


“阿修乖,该回家了。”苏沐秋笑中带泪的,伸出手,堪堪点在叶修的眉心。


如水银般致密而浓稠的雾自暗处呼啸而出,以叶修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澎湃的漩涡。狂风烈烈,撕碎了苏沐秋的最后一句话语:“我们终有一天会再见的,阿修。”


叶修只觉得天旋地转起来。


 


“叶修?叶修?”耳边是谁在焦急呼唤着呢?


叶修慢慢睁开眼,环顾四周,愕然发现自己正躺在之前那家24小时便利店的门旁。面前苏沐橙正一脸焦急地看着他。


“叶修?你没事吧?”


叶修没有回答,任凭雨点打落在自己身上,目光却落在自己左手所握着的物事上。


那是一柄黑桐纸伞,六十四骨,以上等的孟宗竹制成,覆以黑桐油纸。主心骨被打磨地异常光滑,在夜晚的霓虹灯的映射下泛着温暖而虚幻的光,勾连起现实与那个不可思议的梦境。


“没什么。”叶修抬起手,拭去脸上并不存在的雨水:“只是做了一个梦罢。”


一个真实的让人落泪的梦。


书后言:


时隔两周的我又回来惹,让大家久等了(然而打字慢并不是我的错


第一次在lofter上发文,能有人喜欢真的很高兴!


以后也会继续努力的!!!(深鞠躬!

评论

热度(95)

  1. 谁动了我的伞哥荒骨枯名·失踪人口军训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