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伞哥

车轮转啊转qwq瞧,我多可爱
封面p站id=52226426

【伪伞修/微韩叶】复活 II

咩咩咩咩咩子:

复活  正文II


*乱七八糟的设定


*OOC不要管!不要管!


 


叶修觉得自己在做梦,但是当他奋力爬起来和苏沐秋狠狠来了个对撞后,他在脑震荡一般的眩晕中明白了,这真的不是做梦。


他不顾脑门上红了一片,只顾抓住眼前同样揉着额头的苏沐秋。


他颤抖着手,想去抚摸苏沐秋的脸。


苏沐秋先是说了一句“靠,叶修你究竟怎么了”,当他抬起头看到叶修的神情时,却哑口无言了起来。


叶修脸上带着一种他从未见过的,既欣喜又哀伤的神色。他先是触碰了一下他的脸颊,感受到温度后像是被烫到一样弹开,然后又鼓起勇气贴上。


他的指尖顺着苏沐秋的耳廓一路划过嘴唇,引得苏沐秋心里异样的发痒起来。叶修的手指冰凉带着薄汗,指腹柔软,动作虔诚缓慢,像是抚摸玻璃娃娃身上的裂痕。


苏沐秋目光闪烁,迟疑着开口:“阿修……你怎么了?”


于是他就看见眼前的叶修双眼一眨,一滴透明的液体溢出了眼眶。


叶修咬着牙,挣扎了好久,最终揪住了苏沐秋的领子,连拉带拽的把他拉到自己身边。


他紧紧环住苏沐秋的脖子,就连苏沐秋胸前的衣服都被扭成一团。而苏沐秋手足无措,只能跪坐到叶修床边,像小时候安慰苏沐橙一样的拍着他的后背。


叶修把脸埋在苏沐秋身前,大口大口呼吸着眼前人身上淡淡的洗衣液味道和刚才沾染上的葱花味,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就湿了一整张脸。


苏沐秋讷讷的道:“哎?阿修你……做噩梦了吗?”


叶修哼唧了几声,抬起头骂道:“噩梦你妈!”


随后他又缩了回去,闷闷的发声:“苏沐秋……你个混球!”


“哈?”苏沐秋摸不着头脑。


但是叶修管不了这个,他觉得惊喜,觉得开心,却又觉得害怕,觉得疼。


他也曾幻想过,如果苏沐秋还在,如果苏沐秋真的有一天能和他再见面,他会说些什么,做些什么。是狠揍他一顿报他不辞而别之仇?还是抱着他痛哭一场?


好吧,后者听上去挺没种的,但如果真的遇上这种事,掉几滴眼泪也不足为奇了。


叶修举起拳头,软绵绵的去砸苏沐秋的胸口。战五渣的拳头也能带风,但是一个欣喜到崩溃的战五渣,就不知道了。


叶修自顾自的骂着,苏沐秋你个混蛋,你真他妈是个混蛋啊,你他妈……怎么就那么衰,怎么买包烟都能被车碰到。


但是苏沐秋听不到他在说什么,因为叶修剩下的那半句话就被压在了持续的呜咽声中。苏沐秋硬抗了几下他在虚弱状态下的攻击,最后还是忍不住抓住了他的手腕。


“阿修,你梦到了什么吗?哪里不舒服吗?你等一会,我马上去带你上医院。”


“滚!”叶修抽出手,胡乱摸了一把脸上的泪水,骂道:“你懂什么,哥这是高兴得!”


苏沐秋无奈:“高兴了你哭什么啊,还骂我。”


叶修喘着粗气:“我高兴,你管我。”


苏沐秋只得妥协:“行行行,洗漱好了来吃饭。”


当他关上叶修卧室门前时,他还是忍不住担心的回头望了一眼。叶修坐在床上,呆呆的抱着手里的被子,头发凌乱,脸上还带着不知是愤怒还是欣喜的红,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状态中解脱出来。


苏沐秋犹豫着道:“阿修……你如果不开心,就和我说,别怕丢脸。”


叶修带着鼻音回应道:“嗯,我知道,刚才已经够丢脸的了。”


苏沐秋还想说些什么,那边兀自看电视的苏沐橙早就觉得不对劲了,问道:“哥,叶修哥怎么了?”


苏沐秋嚷着:“他赖床,马上就好,咱们先吃。”一边带上门向外走。


脚步声很快消失在门后。


叶修深吸了一口气,仰倒在了柔软的床铺上。


他现在觉得自己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了。


苏沐秋死了,毋庸置疑,死在十八岁时的盛夏,嘉世网吧对面的马路上。


当时的苏沐橙哭得撕心裂肺,他卖了一叶之秋的所有权,让陶轩帮他凑了钱葬了苏沐秋,成为了苏沐橙的又一个哥哥。


后来他离开嘉世,组建兴欣,拿了第十赛季的冠军后光荣退役,又成为国家队领队,继续苏沐秋未完成的荣耀。


而现在,苏沐秋回来了,他完完整整的回来了。


叶修不得不把苏沐秋的复活和那个梦联系起来。他记得在梦里,他喊了苏沐秋一声,使他躲开了那场劫难,得以继续站在他身边,直至今日。


从某一方面来说,他改变了历史。


这是很荒谬的一件事,时间箭头朝着那一个方向进行,正如人只能记住过去发生的事而不是将来。而叶修做到了,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回到了过去,成为了真正主导现在的那一个人。


如果过去发生的事情是现实,而现在是梦的话,那样真实的感受是怎么回事?


再如果过去的事其实是一场大梦,只有现在这些事是真的,那他为什么只记得过去的事?


还是说,过去和现在都是真实的?


又或许,都是梦?


叶修觉得头痛欲裂。


接下来,他旁敲侧击的了解到了现在的情况。依然是第十二赛季,就连日期也和他睡着之前不差分毫。只是联盟里的状况大不相同了起来,他和苏沐秋作为嘉世王牌,果真做到了横扫联盟。


一至三赛季三连冠,第四赛季惜败霸图,第五赛季重夺冠军宝座,第六赛季负于蓝雨,第七赛季负于微草,八赛季再夺冠,九赛季二人状态都出现下滑,奖杯无奈让与轮回。


第十赛季霸图夺冠,韩文清退役,第十一赛季,是自己和苏沐秋。


叶修倒觉得这个局面变化的有些好笑,自己正如亚马逊丛林里的蝴蝶,自己明明只是在一个特殊的地点喊出了一个人的名字,却能导致局面的重大变化。


吃完早饭后,他们决定去嘉世训练营。


陶轩也老了,那个曾经把自己扫地出门的昔日网吧老板现在退居二线,偶尔跟着公会打打荣耀。苏沐橙苏沐秋这两兄妹给战队带来了极大的经济效益,而叶修,直到退役还在使用着叶秋的名字而拒绝参与商业活动的人,陶轩也就听之任之了。


退役后的苏沐秋留在嘉世,和关榕飞一起搞起了研究工作,而叶修就负责起了训练营的新人。苏沐橙已经担任起了队长职务,每天忙得团团转,只有周末才能得到空闲和两个哥哥小聚。


叶修走在熟悉无比的街道上,内心不禁唏嘘。


嘉世即使走了他俩,也依旧是王者之师辉煌无比。现在的嘉世,比起他当年离开时的盛景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和苏沐秋一左一右陪着苏沐橙进了训练室,正在训练或休息的队员们见到他俩纷纷起身致意。环顾一周,叶修没发现刘皓的脸,八成是转会走了,倒是惊喜的在一众或熟悉或陌生的选手中发现了乔一帆的身影。


乔一帆用的依旧是自己曾经建议他玩的阵鬼,此刻这孩子双眼亮亮的望着自己,叶修差不多也猜出来自己是怎么从微草挖来人的了。


只是,至于包子,罗辑,唐柔等人,就因为自己背离了命运轨迹,而彻底和他失去了交集。


他和队员们懒洋洋的打了招呼,就往训练营方向去了。在那儿他的第一反应不是和年轻人来一局,而是打开浏览器。


他把记忆中的那几个人挨个搜索了一遍,最后发现,这命运轨迹变得真不是一点两点。


方锐在第八赛季转会三零一,陪着舍命一击的杨聪继续猥琐。


孙翔直接在孙哲平退役后不久被百花挖走接手了落花狼藉,配合张佳乐配合出的繁花血景更胜昔日。


唐昊倒是如同历史一般转会呼啸,林敬言也一如既往的去了霸图。乔一帆则是他从王杰希手里挖过来的,在第九赛季里大放异彩,颇有几分捡到宝的感觉。


至于更多角色转会路线和时间纷纷变化,叶修就不想再查了,也无须再知道了。


毕竟他已经退役了不是吗?


想到这里,他的内心轻松了起来。他一向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连被赶出嘉世这件事都能痛痛快快的接受,何况是故人重逢,这件再好不过的事呢。


想到这里他决定去抽根烟,现在的自己直至退役还没在公众面前露过脸,也没什么好避讳的。


他叼着烟,一路走到了当年改变历史的那条马路。


他回忆着昨晚的梦,觉得又虚幻又真实。他在街头徘徊了许久又慢悠悠的回去。


等到了休息室时,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和嘉世的一名神枪手队员讨论技巧的苏沐秋刚和关榕飞研究出一套新的银武提升方案。叶修一屁股坐到苏沐秋身边,有点发愣的盯了一会儿苏沐秋的侧脸,苏沐秋递给他一杯温水,叶修摇摇头拒绝了。


“我有点累,想睡一会儿。”


苏沐秋点点头:“行,到时候叫你。”


于是叶修闭上了眼睛,也是奇怪,当他枕上苏沐秋的肩膀时,困意就如同潮水一般把他吞没了。


他似乎不受自己控制的进入了深睡眠状态,这个过程似乎仅仅持续了几秒,当他再睁开眼睛时,他发现自己站在一个纯白的房间里。


说是房间,倒不如是空间。因为他感受不到这个地方的边界,似乎他的周遭很大,被白色的天地包围,又似乎极小,小得让他觉得自己脚下踩着的都是纯白的雾气。


他环顾四周,最后在不远处发现一个白色阶梯状的物体,他无法向上望到他的顶端,好奇心让他选择走上去。


走上去的过程似乎也只持续了几秒,很快阶梯就到了尽头。尽头是一张纯白色的门,广阔的平地,孤零零的门立在那儿。


他绕了一圈,想从侧面看到门内的情况,却无奈的发现自己似乎怎么走也走不到门的一边,那扇门的诡异位置让他不知是距离自己远还是近。


感官在这里,彻底失灵。


于是叶修任命的选择去敲那扇门,还没等他触及到那扇门,门里就有一个声音说道:“锁孔里有钥匙,转一下就开了。”


叶修低头看,门把手上果然插着钥匙。他推开门,迎接他的是一个坐在同样纯白色桌子前的男人。


那个男人带着同样白色的面具,面具上的黑色线条不知是画出了怎样的一个表情,似笑非笑又仿佛欲哭,叶修不禁皱眉,他本能的对这个男人并没有什么好感存在。


男人斜靠在桌子前,似乎等了叶修很久。他有一搭没一搭的擦拭手中托着的光滑如新的银质天平,然后缓慢的、平稳的把他放在了桌上。


“你之所以来到这里,是我的失误。”他轻飘飘的说,明明是少年身形,声音嘶哑却如同老人。


“你复活了苏沐秋。”叶修也淡漠的答道,他的心里已经隐约有了个答案,这个梦境,以及梦境之后改变了的现实,都和这个人有关。


如果真的存在时间之神,这个人的存在就无需置疑了。


“……我不是神灵。”那个人轻笑出声,“我不过是一个商人,通过收取时间来兑换不等量的过去,当然啦,无奸不商嘛,我并不觉得自己有多卑鄙。”


“所以,你不小心改变了过去,将未来的我投放到了过去的时间中,导致未来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叶修问道。


“是啊是啊。”那个人的声音粗粝的像一把细砂,语气却欢快无比。


他说:“所以,我不得不把你先叫到这里,来修补过去留下的漏洞了。不过你放心,一会儿就过去了哦。”


“你想干什么?”叶修敏锐的嗅到了他话中的不对劲:“你是想,收回我所改变的历史?”


 


---------------------------爬上来弱弱的求个热度,十一再更

评论

热度(35)

  1. 谁动了我的伞哥咩咩咩咩咩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