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伞哥

车轮转啊转qwq瞧,我多可爱
封面p站id=52226426

[全职] Forever Young (伞修伞)

菸灰五月:

原本是收本的不公开新篇


各种私心...所以完售就放出来混更(殴)





娱乐圈PARO  有私设




中秋快乐ˇ






--







叶修很不像个演员──影迷以外的圈内人士大约都同意这点。但不管影迷还是业界人士却也都不得不承认:他真的是个好演员。


 


何谓好演员?最肤浅的评断标准是奖项。得奖除了实力也得靠几分运气,荣耀等身的叶修已经无需奖项肯定他无人能够模仿的演技与个人魅力。多年来始终如一的敬业精神之外,著书教学提携后进更是不遗余力。扣掉平常没个正形的懒散宅男样和因为总说实话所以格外欠揍的说话方式,除了这个「好」字,似乎再也找不到更妥贴的字眼形容他。


 


无论走到哪都自带腥风血雨热门话题,人缘却始终好得离奇的叶修大神在他二十七岁生日当天发布一则重大消息:他要拍电影。


 


出道近十年,叶修在表演和导演方面的成就有目共睹,但这场走向大银幕的战役是否能一如既往凯旋而归,广大影迷与娱乐媒体各怀心思同样期待。


 


跟寓教于乐向主流靠拢的电视剧题材不同,对于出道十年的纪念作品,叶修挑了知名挪威剧作家易卜生的剧本<人民公敌>进行改编。


 


此剧作为现代戏剧之父的代表作,描述群众的盲目,痛斥政客的腐败。医生主角勇于揭穿温泉水质有毒的真相,此举却和欲靠温泉浴场大赚观光财的政客、媒体以及多数居民产生冲突,变成千夫所指的全民敌人。


 


原作中那些针对国家社会乃至个人的针砭诘问犀利得让人喘不过气,更刺痛当权者的敏感神经。在兴欣众人眼中,挑上这个赤裸裸挑衅的剧本无异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向来在制作会议上有商有量不把话说死的叶修单单这一回独排众议,坚持到底。


 


「说穿了,真正要承担风险的只有我一个。这片子全然是我的私心,你们可以不挂名甚至不参加,只要真正有实力,兴欣的其他作品照样能帮你们争取到足够的未来。」 


 


话说到这地步,原本替叶修或替自己担心的成员们有人松了眉头,有人欲言又止。


 


眼看事情出现转机,叶修续道:「禁播甚至封杀什么的都是一时。既然踏进这圈子拥有比一般老百姓更多资源和话语权,我只想说一些真正重要、有意义的话。公理正义这东西说来虚无飘渺中二得很,但人跟动物的差别也就是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了。我想趁机赌一把,有人要跟吗?」


 


漂亮的手指挟着烟,侧首呼出的烟雾缓缓飘散在封闭的小型会议室里。


 


叶修的神情跟平常一样懒散,一点威胁性都没有。但他的眼神黑得发亮,像是穿透乌烟瘴气的小房间看到那个只存在纸面梦中的理想国。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越来越多工作室成员选择入伙。


 


叶修环视满屋子举手表态的人们,将烟掐熄在烟灰缸里微笑道:「欢迎踏上伟大的航道。」


 


原作已然定案,剧本改编跟资金筹措也同步展开。


 


衔命而去的女神编剧苏沐橙在呕心沥血肠枯思竭近乎崩溃地修改半年后,终于以第三十七版的剧本让叶大导演点头。


 


原作的挪威沿海小镇改成南方的偏僻山城;温泉水有毒改成特产农作物被病菌污染。故事以原架构出发,用插科打诨的笑料和夸张无厘头的桥段细密包裹住追求真相与正义的尖锐质问。


 


不喜欢动脑、图个一乐的观众可以享受荒诞搞笑的狗血剧情,热爱抽丝剥茧当侦探的人们也不难看透故事本质,受到启发进而反思。


 


为了这部片子,向来不太跟官方打交道的叶修甚至破天荒在陈果要求下跟相关人士吃了顿晚饭。老大不情愿地喝了一夜酒,听了一晚谆谆告诫后,叶修在某些无关痛痒的小细节上让步妥协,但最容易让大人物们不愉快的那根绵里针、肉间刺却坚若盘石,不曾移动分毫。


 


果不其然,案子送审后受到各式各样的刁难。毕竟原作和叶修的名声摆在那里,争议话题巨作已经是妥妥的标签。坊间流言四起,剧组不曾证实。其中最可靠的一种说法是出演女主角的唐柔后台够硬,霸道总裁唐爸爸为了女儿的演艺事业暗中出了不少力,才让卡死大半年的审查终于批准,勉强通过。


 


这部简单粗暴就叫作<敌人>的电影从宣布开拍那一刻起就话题不断,开镜记者会上更是众星云集闪瞎人眼。


 


放眼艺能界叫得出名字的大腕演员一字排开担纲主演,片中随便一个只有三句台词的小角色也是至少拿过一座荣耀影展小金人的主,再加上金光闪闪的幕后团队,这些冲着叶修或冲着奖座而来的成员被媒体誉为本年度含金量与吸金量都最高的黄金剧组。


 


这部片由叶修出任医生男主角自导自演,相较于这个一点都不让人意外的讯息,在宣传新闻稿上提到的自创角色「医生的友人」却还在保密阶段。


 


名角太多以致让记者会现场显得狭隘拥挤,几个年资较轻的小辈都快被挤到镜头外去,偏偏主办还奢侈地在叶修右手边设了一个空位,上头有模有样地摆上空白名牌和矿泉水。


 


对于这种耍神秘炒话题的作法,圈内的娱记们已见怪不怪。大家满心期待神秘男配角的出现为记者会带来高潮,偏偏左等右等,直到记者提问的环节都不见人影。


 


有人按捺不住抢先发难,「请问叶神,那位神秘的男配角今天会出现吗?」


 


叶修一脸困惑,「小兄弟没拿到新闻稿吗?说了保密嘛!」


 


确实来得太晚拿到稿子只扫过一遍的记者小哥一窘,乖乖缩了回去。


 


旁边另一家报社的资深娱记接棒问道:「那什么时候会发布?要配上这样的梦幻组合,想必是非常优秀的演员吧?」


 


「优秀啊……」叶修认真思索起来,「还行吧。」


 


果不其然碰到软钉子的娱记并不死心,话锋一转把问题抛向叶修左侧的韩文清,「请问韩队怎么看呢?」


 


以军事片起家的霸图大神韩文清这回饰演主角的哥哥,面对记者乏善可陈的提问给出同样乏善可陈的答案:「见仁见智。」


 


眼见气氛有些僵,担任主持的蓝河赶紧插话,「请记者朋友们多问问有关片子的问题,这回的故事很多看点,演员间的互动也很有趣啊。」


 


振臂疾呼的蓝河又怎么不知,不管是唱歌还是演戏,娱记们的兴趣永远摆在爱来爱去无关紧要的绯闻八卦上头。


 


主持人话声方落,就有另一名电视台的记者举手提问。那画着大浓妆的记者妹子笑得甜美,「报告叶神,我有认真做过功课。据说这个自创的友人角色戏份极少,却对主角产生了关键性作用,影响他的一生。但据我们所知,这角色并没有公开试镜,甚至连性别都没有公布。请问您是打算要捧自家新人,或是另有选秀管道呢?」


 


叶修呵呵一笑,「选什么秀?又不是皇帝挑老婆。说了保密就是保密,到时看首映吧。乖啊。」


 


被当哭闹小孩随口哄了一句,那妹子的脸色有点难看,悻悻然坐下。


 


作为跟叶修还算熟稔的娱记,荣耀娱乐报的常先出声打了圆场,「叶神还是低调神秘得紧啊。那咱们就拭目以待吧!这里有个问题想请教,据说这回特地选在K市的山城拍摄,不知道K市出身的张佳乐大神在取景上有没有给出什么建议?」


 


坐在靠边位置的张佳乐已经无聊到在桌子底下跟在北方拍戏的孙哲平传讯息,冷不防被点到赶紧看了叶修一眼,结果大导演一点救场的意思都没有只是对着他笑。好歹也是一方大神历经不少风霜的张佳乐正要开口自救,却是身边的黄少天帮了他一把。


 


「就像你们这些记者爱说的啊,叶修在片场就是个暴君,完全听不懂人话。他说的话就是圣旨,哪轮得到我们这些老百姓、咳咳咳……」前两天染上重感冒却坚持出席的黄少天戴着口罩,没说两句又咳得撕心裂肺。


 


同一家经纪公司的喻文州一边帮他拍背,一边缓颊,「少天是说取景的部分导演自有判断,我们演员负责份内事就好。」


 


一旁的王杰希不慌不忙地补刀,「但实际情况差不多是这样。」


 


此话一出,台上的叫好,台下的哄笑,总算恢复热络场面。


 


被指控为暴君的叶修干脆顺水推舟,指着王杰希道:「妖言惑众破坏组织和谐,当心我扣你工资啊!」


 


王杰希一脸无所谓,「在场的记者朋友们都是我的证人。」


 


台下的笔记声跟快门声响个不停,主持的蓝河既欣慰又为难,只能干笑两声,「咱们剧组的演员跟导演相处起来就是那么融洽,大伙儿就跟一家人一样。是吧?小肖?」


 


被昵称小肖的肖时钦就坐在王杰希身边,全程端着如沐春风的微笑一言不发,此时被主持人指名,只好笑着附和,「片场的气氛很愉快,能跟大家一起工作是我的荣幸。」


 


老练的娱记们当然知道从肖时钦这种亲和有风度的好青年嘴里套不出猛料,此时纷纷转火,偏偏有人色令智昏,好不容易抢到发问权却把问题丢给话少出了名的男神周泽楷。


 


「小周这回演的角色是以前没演过的印刷工人,在揣摩上有什么难度吗?」


 


如果不看那记者妹子红到快烧起来的脸颊,这问题倒是提得中规中矩。


 


周泽楷思考片刻,看看叶修又看看负责帮他讲解剧本的江波涛,慎重作答:「还好。」


 


记者妹子窘了窘,继续追问,「那有没有特别困难或不适应的地方呢?」


 


周泽楷这回答得很快,「没有。」


 


记者妹子自备阴影与鬼火,举着白旗倒下了。


 


一开场就歪了方向的访谈气氛在此后渐渐步入正轨。为了不怠慢在场诸位大神,几乎人人都被分配到问题。有人据实以答,有人满嘴跑火车,不管怎样都为这场发布会创造不少照片和字数,让原本预计二十分钟的记者会最后花了一个多小时才结束。


 


为了配合各方大腕紧锣密鼓间不容发的档期,叶修的拍摄作业也火力全开效率惊人,原本打算慢慢磨上一年半的拍摄计划,最后用了四个半月就宣布杀青。


 


一个月的后制期过后,初剪一百八十分钟的长片被叶修架着剪辑师伍晨修了又修改了又改,去芜存菁剪成九十分钟的浓缩精华版。某些不问酬劳和戏份只求露脸的新生代甚至在大刀阔斧之下彻底没了镜头,就连被封为十年来最出色新人的孙翔也被剪到只剩两句话。


 


在这部众星拱月的片子里,管他是超级巨星还是闪亮新星,全都得按照剧本安排绕着月亮打转。那个高不可攀的天上月就是故事的核心所在,也是一直没有对外公布的男配角。望穿秋水的众人苦苦熬到首映会当天才终于得见他的庐山真面目。


 


但在那之前,作为导演与主演的叶修仍是全场瞩目的焦点。


 


追求正义、不畏强权,加上最后那场长达十多分钟极具煽动力的公开演说独角戏,叶修几乎本色演出,浑然天成到让观众忘记那个总是神情懒散说话嘲讽的本尊。


 


「我有一个大发现。」


 


「你又有什么发现了?」


 


「我发现,世界上最坚强的人,一定是最孤立的人。」


 


因为坚强,所以无坚不摧,哪怕要与全世界为敌。


 


在碰触到真理之光的那一瞬间回头望去,只剩自己遗世而独立。


 


如果这是代价,应该吗?


 


如果这样应该,值得吗?


 


虚伪腐败是公理正义的敌人,沉沦愚昧的群众是清醒独立者的敌人……对荒唐怪诞的全世界来说,「你」却是唯一站在对立面的敌人。


 


首映结束场灯亮起,戏院里安静得没有一点声音。


 


宛如末世警钟振聋发聩的金句在散场后依旧回响在耳边发人深省,但相较有人崇拜也有人不屑的主角,那个出场不到十分钟的主角友人更让人津津乐道。


 


那角色从头到尾只出现在主角的回忆里。画面不是后制过的泛黄色调噪声特效,是扎扎实实约莫十年前由手持摄影机拍摄的粗糙片段。


 


镜头里的少年白皙俊秀,温文尔雅。简单的白衬衫、牛仔裤,硬是穿出浊世佳公子的贵族气质。


 


他在课堂上高谈阔论真理与正义,自由与民主,俨然立志济世救民牺牲奉献的模范知识分子。天真得可笑,但看到他因理想而闪闪发亮的眼神后,人们憧憬、怜惜,进而心折。


 


少年一番热血激昂的言论彻底改变原本独善其身自私自利的主角,让他毅然投身医学造福人群,也因此被启蒙不甘再做个懵懵懂懂,不明事理的愚民。


 


原著的结局停在演说结束后的家庭会议,在那句「世界上最坚强的人,一定是最孤立的人」之后戛然而止,留下一个隐而未发的开放性结局。


 


叶修的处理更加明显,他仿效经典电影<虎豹小霸王>让镜头定格在愤怒的居民拿着火把和木棍准备冲进主角家的前一刻,然后主题曲的钢琴声


响起,画面淡出。


 


正片结束的画面上黑底白字浮出五个大字:「献给秋木苏」。


 


相较挑战权威的敏感问题,风花雪月的绯闻是比较有看点也比较安全的议题,于是回过神的媒体们自然把焦点摆在那个秋木苏身上。


 


正当大伙儿准备好长枪短炮要严刑拷问爱装神秘的叶大导演,并做好按照惯例被忽悠的最坏打算后,奇迹出现了。


 


不用现场娱记举手提问,从观众席走到台前的叶修接过话筒自个儿一五一十全招了。


 


原来秋木苏就是出现在回忆里的神秘少年,他也是叶修的高中死党,那片段是他们拍来纪念青春的毕业影片。那时秋木苏是导演,叶修是演员。据说是叶修怎样演都演不出符合要求的感觉,秋木苏才亲自下海示范。


 


把手持摄影机交给妹妹保管的秋木苏没想到妹妹会把两人的一举一动拍下来,那时踌躇满志一心要往演员之路狂奔的叶修也没想到这段画面会成为秋木苏的最后留影。


 


除了那天的试演片段,后来拍摄的画面在机器故障后没能抢救出来。纪念影片没有如期完成,就连秋木苏本人也没出席毕业典礼。


 


那时的叶修好不容易筹妥资金找齐人手可以自组电影工作室。他刻意隐瞒秋木苏,想要等典礼当天再告诉他这个天大的好消息,但直到毕业典礼结束,人去楼空日影西斜,叶修都没等到他出现。又生气又担心的叶修冲到他家找人,最后从邻居口中得知噩耗。


 


秋木苏在毕业那天凌晨死于车祸,距离他欢度十八岁生日才过了三天。


 


平铺直叙说明完会挑这剧本和如此安排的理由,叶修作结道:「十年了。拍部片子送给他,当毕业纪念吧。」


 


现场的气氛很压抑,有些感情丰富的观众跟记者甚至哭了起来。


 


还是常先缓缓举起手,「首先要对您朋友的遭遇表示遗憾,如果他还在,想必现在的电影圈又是另一番光景。」


 


「或许吧。但人生没什么如果。」叶修话锋一转,「说吧!小常想问点什么?」


 


「十年这时间对叶导来说,有什么特别涵义吗?」


 


叶修扯出一抹笑,「都说十年磨一剑嘛。怕太年轻水平不够,被秋导退货啊。」


 


此语一出,全场震惊。


 


向来不懂谦虚为何物的叶修居然会说这种话?不仅记者傻眼,连出席的演员们也无语。


 


「喂喂喂!什么态度啊你们?作为新锐电影导演,哥可是很谦虚的。」


 


「新锐这种话是自己说的吗?」身为副导结果被拉下海客串路人甲的魏琛忍不住吐槽。


 


「比起你绝对新得闪闪发亮啊。」 


 


爱自称老夫却讨厌被提到年纪的魏琛怒吼:「滚!」


 


现场笑成一团,随后又聊了些无关紧要的小料八卦,首映记者会至此圆满结束。




两周之后,<敌人>全国放映。拜堪称荣耀影展阵容的演员名单所赐,票房成绩没叶修预计的惨淡,甚至在网络好评持续发酵下渐入佳境,在相对冷清的清明节档期开出红盘。


 


庆功酒会上,苏沐橙端着酒杯在酒店露台找到猫在角落抽烟的叶修。


 


看到苏沐橙出现,叶修很自觉地熄了烟,「妳说,你哥会喜欢这部片吗?」


 


抿唇含着酒杯边缘,苏沐橙笑得顽皮,「你要听真话还假话?」


 


叶修无奈,「假话我问妳干嘛?」


 


「嘻嘻。」苏沐橙喝了一口水蓝色的鸡尾酒把酒杯交给叶修,拿起杯上的装饰小纸伞指向叶修,咳了两声,模仿兄长的语调道:「马马虎虎还行吧。但你可别太得意,要持续努力求进步,追赶上哥的脚步。毕竟,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啊!」


 


叶修愣住,接着很慢、很慢地拉出一个笑容。


 


那晚月色很美,美到苏沐橙以为银白月光不小心落进叶修眼底,化作水光。


 


「……苏老师有兴趣转行竞逐下届的最佳女主角吗?」


 


苏沐橙笑得跟当年帮忙扛摄影机时一样灿烂,「那再拜托叶导赏饭吃了。」


 


叶修举杯与苏沐橙手上的纸伞轻轻一碰订下约定,就像他当年跟苏沐秋约定时一样。


 


「以后一起拍部片子吧!我当导演,你是男主角,一定很有意思。」


 


「是是是,那再拜托秋导赏饭吃了啊。」


 


「小叶子乖,跟着哥混,包你餐餐有肉吃!」


 


「瞧你这点出息。」


 


「有肉吃很重要好吗?你个不知人间疾苦的大少爷!」


 


「是谁被叫做校园贵公子,还有学妹送情书的?」


 


「吃醋就说,我不──唔、嗯……叶修你犯规啊!」


 


「呵呵。有种你亲回来啊。」


 


「以为我不敢吗?」


 


「就说你不──嗯……」


 


叶修的初吻跟初恋一起被回忆凝结,就停在十七岁那年,永远年轻。


 


 


 












END


-- 


*承担风险的发言改编自原作:


「不错,真正需要承担出局风险的,其实只不过是我个人而已。你们只要拥有出色的发挥,挑战赛会帮你们争取到足够的未来的。」

评论

热度(80)

  1. 谁动了我的伞哥菸灰五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