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伞哥

车轮转啊转qwq瞧,我多可爱
封面p站id=52226426

勇士与龙 上

Cognition:

※灵感来源于《男孩日记》。


     那天本来是个晴天,又恰逢假期,镇上上有月度集市,猎人们把辛苦打到的装备放在市场上售卖。我本来和人约好打算去逛逛集市,顺便在宠物市场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作战宠物。谁知道早上吃饭的时候,蓝雨队长打断了我的约会,突然对我说,我今天还有别的任务。




  “什么任务?”我一边啃着面包一边问。




  “你看看。”喻文州递给我一封羊皮纸,上面用火漆烤着,拔掉蜂蜡以及橄榄叶,上面是关于屠龙任务的——夏天来了,又到了屠龙的季节。今年那些被关押的恶龙要从兴欣搬到蓝雨了,之前我们已经商量过,由我负责送这些可怕又可怜的生物“回家”。




  我把面包吃完,问他:“这么急?不是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吗?”




  喻文州说:“叶修那边出了点问题……我怕出事。你去看看,顺便也替我向他问好。”




  我站起身来说:“好吧。”喻文州还坐在座位上,温和地看着我。他的眼睛很好看,经常让人联想起黑暗下的无边无际的海水。我隔着桌子看着他的眼睛,然后绕过桌子站在他面前,抱着双臂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真的不是故意支开我?”




  喻文州有些无奈地说:“不是。”




  我想了想,“那还是为了几天前的事情生气?”




  喻文州说:“你想多了。”




  “好吧。那我现在出发。”我从墙上拿下“冰雨”剑,又拎着一个灰布包裹走出门。等到我走出门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好像没和喻文州说再见。不过这不是什么大事,我们还会再见的。




  




  今日是部落休假,驿站里并没有什么人。郑轩看见我,笑呵呵的和我打招呼,给我牵了一只高大的白马。我摸摸它的头,它十分温顺的在我手心蹭了蹭。




  郑轩说:“有了它,穿越死亡沼泽不是梦想。”他对着我的背影大喊:“向着天空飞翔吧,黄少!”




  这已经是我今天第二次想回头的想法了。我真想回头锤死郑轩。




  死亡沼泽其实不是沼泽,是横亘在蓝雨和兴欣之中的一处平原。这处平原无边无际,要想到达兴欣,非穿过它不可。然而就连最灵敏的兔子都无法在这片沼泽地上前进十米。沼泽上的天空是雾蒙蒙的,那是叶修施加的法术,最轻灵的云雀都无法穿越这片天空。




  对付这块铜墙铁壁,也并非没有办法。喻文州早年在我身下的这匹白马上施加了一个贤者祝福,使它能穿越这片沼泽。




  穿越死亡沼泽,就到了叶修的私人领地。一只巨大的喷火龙匍匐在地面上,白马停住了脚步。我下马,拍了拍他:“好孩子,在这里等我就可以了。”我向那只红色的喷火龙走去,发现他脖子上带着一个黑色的项圈,他的眼睛是黑色的,很大,像是一颗黑宝石,闪烁着凶狠而邪恶的光芒,此时正恶狠狠地看着我,可是看在那个项圈的份上,他只能乖乖的爬着,然后等我爬上他的背。




  大陆上禁止养龙,但是叶修从来不在乎那些。他喜欢虐待这些凶狠又邪恶的生物。他把他们当坐骑,当宠物,我甚至怀疑他的厨房里还有龙舌酒,字面上的那种龙舌酒。




  所以我觉得喻文州的担心只是借口。叶修他这么强,这么变态,他怎么会出事呢?至于喻文州为什么要说谎话,这又是另一个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了。




  在大陆的各种狩猎中,我杀过很多恶龙。我猜我手上带了血腥气息,以至于他这么仇视我。我试着接近他,抚摸他的头。他那又大又亮的眼睛凝视着我。我在他瞳孔中看见自己的身影。我靠近他,他闭上眼睛,算是默认我接近。我抚摸他的耳朵,贴着他蜥蜴一般的皮肤说:“好样的。”




  我们在空中飞了有一会儿,来到叶修的住宅。那是一座废弃的城堡,曾经属于兴欣的领主陈果,后来陈果和魏老大一起失踪了,叶修就堂而皇之住进来了。我们在那座古板而辉煌的建筑物上盘桓几圈,我身下的这位仁兄发出几声凄厉的叫声,然后才慢慢地降落。




  叶修大概是听见叫门声,已经在门前等着我了。他和以前没什么两样,脸色有些苍白,黑眼圈,叼着烟,一副嘲讽的冷淡神情。他双手插着兜,对着我点点头:“你来得倒是挺快的。”




  我从龙背上跳下来,下意识地摸了摸喷火龙的头——等到认识到这可不是蓝雨那匹脾气温顺的马已经晚了,奇怪的是龙并没有表示出明显的反感,甚至还低了低头。




  我冲着叶修乐:“你看它还挺喜欢我,叶修我和你说,我好像真挺受龙的欢迎……”




  叶修背过身子打开门:“别自恋了。”




  我对龙挥挥手,然后进入了这扇通往黑暗的木门。




  我向叶修说明来意,还传达了喻文州对他的问好,只不过省略了他对他身体的关切。毕竟叶修的状态看上去和以往一样糟糕。他听后敲敲桌子:“行,我知道了,我待会带你去看看他们。我们吃完饭再过去。”




  苏沐橙正在这里做客——晚饭是她做的。苏沐橙和叶修的关系比较微妙。我之前以为苏沐橙是叶修的情人,数年来的接触证明了这个猜想是荒诞的。苏沐橙和叶修相处就像家人一样,但他们之间又没有血缘关系,算得上哪门子的家人呢?她现在住在北方的烟雨之地,偶尔会回来,就像出嫁的女孩子总要回家看看一样。




  苏沐橙是大陆著名人物,她人长得漂亮,又是大路上为数不多的女性枪炮师,但下厨的功力实在是不敢恭维。明明才离开几个小时,我已经开始怀念蓝雨香喷喷的果木面包和松子酒了。听说叶修的胃不好,我想我多少知道原因了。




  苏沐橙瞪我:“黄少天,你不爱吃可以不吃。”




  我对她吹了个口哨。装作十分开心地样子卷起了黑色蚯蚓一般的面条。




  叶修的胃大概已经无药可救,吃这种东西还津津有味。他这时候抬起脸说:“我听说你最近要养个战宠?选好了没有?唔,你看我这里也有一些幼年形态的龙,你要是喜欢,可以直接带走。”




  我戳了戳盘子的面条:“别开玩笑了,我们蓝雨的规矩可是很严的,蓝雨禁止养龙。”




  苏沐橙看我一眼,叶修嗤笑道:“不敢?”




  我塞了一口面条,“那倒不至于。以前养过,后来就不养了。我对龙这种生物可没有你那种偏执。”




  苏沐橙看了一眼叶修。叶修看我的眼神有些古怪:“你以前养过龙?”




  “我小的时候养过一条,青色的,也不知道什么品种,那时候还很喜欢他。这种生物小的时候和你很亲,但是邪恶的本性是无法改变的,后来他攻击我。在这之后我就打消了养龙的念头。”




  叶修细嚼慢咽吃掉了最后一口面条,“不错,他们的本性是无法更改的。”




  




  




  大陆上哪个孩子没动过养龙的心思?这是最厉害的生物。大路上传唱着勇士们和恶龙战斗的歌谣,吟游诗人用诗歌描绘那些壮丽的场景。他们美丽又邪恶,而这又有什么关系呢,男孩子们只会想我要怎么征服它。




  在我还小的时候,我背着家里人,偷偷养了一条龙。那是我在河边捡到的,一开始我只是和伙伴去钓鱼,谁知道看见河的上游飘过来一个龙的尸体。尸体。我一开始以为他死了。河的上游是艾斯雪山,那里刚刚爆发一场大的战役。我用鱼篓兜住它,然后装作腹痛,离开我的伙伴。




  我翻阅家里的图书馆,想确定我捡到的这个龙到底是什么品种——但是我最后还是没有找到。不过上面的信息倒是让我明白不少事情,比如它只是昏过去了,并没有死掉。比如我该如何照顾这个可怜的小家伙。




  我一开始把他养在我的卧室中,甚至让他睡到我的床上。后来他的体型越来越大,我只能把他养在外面的一个潮湿洞穴,还用剑砍了些树枝给他做窝。我每天都会去看他。




  那是我见过的,最不像龙的龙。他是个安静的男孩子(要不是我在图鉴上断定他是个男孩子,我肯定会把她打扮成一个真正的小姑娘)。他从不大吼大叫,身上也很干净,显得很有修养的样子。我们一直是很好的朋友——直到我去姑妈那里度假,隔了半个月才回家,那时我还手里拿着姑妈熏制的小鱼干给他。而它看见我,认出我之后,却攻击我。




  “那条龙呢?”叶修问。




  “我记得我伤了它,它受了那么重的伤,应该是死了吧。”想起往事我有些唏嘘,“我们大概有一年的友谊,可是这些无法和他的本性相比,那时它是真的想杀了我。所以如果想找战宠,还是要那种性情温顺的比较好吧。”




  “怎么突然想起要养战宠?”




  “是队长要养。”想到这里我也有些苦恼,“他还说我要养什么都可以,可是我总觉得这是他在考验我。本来呢,我是打算今天和他在市场上挑一挑,可谁想难得的休假我却在这里……”




  “别抱怨了。”叶修说,“好好的日子看见你明明是我比较吃亏。吃完了吗?吃完我带你去地牢看看那些家伙,然后你也好快点滚。”




  




  “他应该不是真的想攻击你。”叶修声音有些含混,黑暗里他手中的烟是唯一的光点。




  “他那时候应该是疯了。”




  我觉得自己应该听到了什么笑话,“什么?你在说一只龙会发疯?你是说它是只精神病龙吗?”




  叶修似乎沉默了一会。




  “我总算知道喻文州为什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他慢吞吞地加上一句,黑暗中即使我没看到他的脸,也能想象得到他说这句话的神情。




  “因为你傻。”他说。




  




  “叶修来来来有什么话咱们外边说来打一架谁怕谁啊!!”我大声说,声音在空旷的地牢里回响着。然而我很快就住嘴了。我们顺着螺旋的楼梯向下走去,空气越来越寒冷,寂静的空间里呼吸声越来越强烈。我猜那些地牢里关着恶龙。叶修这时候伸手打了个响指。随着这声轻响,地牢里的灯塔中燃起了乳白色的火焰。




  那一个个黑色铁栏后面,不是龙,而是人。他们身上带着黑色的枷锁,脖子上带着黑色的项圈。他们的眼睛是红的,表情狰狞,脸上露出一种麻木而疯狂的表情。




  “这些是什么?”




  “你的牢犯。”叶修说。




  “……可他们是人!我要的是恶龙!”




  叶修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所以我说你傻。”




  他举起他的千机伞在空中写着,银色的文字从伞炳上流出。




  “火焰向上,因为他们的归宿是天空。恶石向下,因为他们的归宿是地底。”



评论

热度(35)

  1. 谁动了我的伞哥Cognitio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