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伞哥

车轮转啊转qwq瞧,我多可爱
封面p站id=52226426

【伞修/ABO】天网(第十五章)

酒阑珊:

  设定:架空现代,ABO,破案刑侦,双向暗恋。(会有大量原创人物出现,因为不舍得安排原著里的角色死亡,所以就拿原创人物开刀啦~)


  CP:苏沐秋×叶修




  ★ 每次写都会忘记那个炮灰的名字,然后每次都要在心里自问自答——“这丫的叫啥来着?润滑剂?”“哦对了,是催化剂。”




  第十五章




  无意义的寒暄过后,苏沐橙说自己还要赶一档节目就先离开了,崔桦季从包里掏出一个封好的纸袋放在桌上,里面是一沓信件,这是他此次来的主要目的。


  获得准许后,众人各抽了一封信翻看内容,同时听崔桦季解说:“大约是三个月前,我开始时不时地收到一些信件,内容都差不多,你们看了应该就能明白我为什么而来。”


  事实上早在看见信的时候,大家心里就有了一些猜想,因为不管是电视还是小说似乎都经常能看见这种事件,果不其然,袋子里那些无一例外全都是恐吓信。


  说恐吓也不是很准确,按照信封上的时间排序查看,最初几封信件看上去只是言辞比较激烈的“示爱”,内容里充满了让人不适的掌控欲,而之后几封则是标准的威胁恐吓。


  翻完所有信件,叶修询问:“信封上没有邮戳,你是在哪收到这些信的?”


  “我家的信箱。”


  “信箱在哪里,没有监控吗?”


  “在楼下,没有监控,我住在城北的老式小区。”说到这,崔桦季笑意盈盈地看向苏沐秋,“苏警官有什么问题吗?”


  “我问这个可能不太合适……你的收入应该不低,为什么要住在离市区那么远的地方,去公司也不方便吧?”


  “没有不合适,你愿意帮忙我就很感谢了。”崔桦季笑了笑,“理由很简单,市区房价太贵,暂时还没决定要不要买房,城北那套房子平时不常住,我一般是住公司提供的艺人宿舍,偶尔才回去看看。”


  邱非跟着问:“就是说三个月前你回家了一趟,然后在信箱里发现了这封信?周围有多少人知道你家的具体地址?”


  “不是我发现的,是我的助理,那天我拜托他去我家拿点东西,回来后他说在信箱里发现了一封信。周围不少人知道我在城北有套房子,但是具体地址应该只有我的经纪人和助理知道。”


  这样一来,经纪人和助理就很可疑了。看懂众人的表情,崔桦季连忙解释:“不会是他们。”


  方锐问:“你能确定吗?其实这世上很多案件都是熟人做的,只是大家通常会率先排除掉身边亲近的人。”


  “我确定,我的经纪人在圈内很有名,是个很有能力的Omega,她已经结婚很多年,女儿都七岁了。助理是Beta,但他是我表弟,更不可能做这种事。”


  “这里有14封信,看日期最开始是半个月一封,后来是一周一封,再后来是一周两封,最近一周内你收到了四封信,次数越来越密集,有没有发生过什么能够引起对方情绪变化的事情?”


  最初信件内容是激烈的示爱,而到后期,除了寄件次数增加外,内容也更污秽不堪,甚至出现了许多次想要强行侵占收件人的字眼。


  “这个……抱歉我不太清楚。”崔桦季歉意地看了一眼苏队长,“这几个月我一直忙着拍戏,就是跟以前一样工作,好像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叶修抽出最后几封信放在他面前,问:“这三封信里提到的人是谁?”


  这几封信的内容里都提到要杀死某个人,因为崔桦季跟“他”太亲密了,那个人的存在让寄件人无法忍受,但由于没有具体说明是谁,所以也不排除是某几个人的可能性。


  “不知道,我只是在工作,没什么亲不亲密的。”


  “不一定是工作时间,平日休息的时候你还会去哪里?”


  “这位警官,你大概不了解我们这种职业。”崔桦季笑了起来,可他看着叶修的眼神里却透出一丝丝讥诮的意味,“像我这样的演员,除非是人气低迷接不到工作,不然我们是全年无休的,除了工作外还有各种活动,几乎是24小时轮轴转,能有时间保证足够的睡眠就该烧香了。”


  其他人都在研究信件,没人注意到崔桦季隐约带着些敌意的眼神,叶修一怔,心下莫名,他想这人什么毛病,为什么这种眼神?我欠过他钱吗?


  没发觉叶修那头的异样,苏沐秋接着问:“是什么样的活动,在哪里进行?”


  “普通的应酬,都是在熟人开的店里。”


  “你的粉丝能从哪里知道你的行踪吗?”


  “应该不能,日程是保密的。”


  见大家都在思考,崔桦季主动提出可以带苏沐秋去他城北的家找找线索。苏沐秋给其他人分配了任务后,拿好车钥匙和叶修往外走,却被崔桦季叫住:“我们两个去就可以了,不用麻烦叶警官了吧?”


  又是那种眼神。


  叶修心中的不快还没多持续几秒,就听苏沐秋用玩笑的口吻说:“那不行,我们是搭档,他不在旁边我没办法好好思考。”


  不疼不痒碰了个软钉子,崔桦季只好笑了几声跟他们下楼,三人出门后,刑侦组的其他人面面相觑,都产生了一些不妙的想法。


  老样子苏沐秋负责开车,正当叶修习惯性打算去坐副驾驶的时候,有个人先他一步拉开副驾的门坐了进去,嘴里还说着:“麻烦苏警官了,我来给你带路。”


  叶修愣了愣,默默收回手坐到后面。


  虽说副驾驶座的位置并没有规定必须给谁坐,但在苏沐秋开车的情况下,只要叶修在场,坐在副驾上的人就必定是他,这点就算是苏沐橙在也不例外。


  叶修在后座,副驾是别人,这种陌生的状况让苏沐秋很不习惯。可就算再怎么想把叶修换过来,把另一人赶到后面去,他也不能真的这么做,那样太奇怪了,何况崔桦季的说辞没有任何问题,他是来带路的。


  崔桦季的家真的很远,今天路况很好,可是从市区开车到城北足足花了一个小时,一路上只听崔桦季和苏沐秋在前面聊天,叶修在后座记录整理之前得到的信息。苏队长很想听他家搭档说说话,可叶修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仿佛终于理解了人类语言的终极奥义——沉默是金,面对苏沐秋抛来的话头,他总是三言两语结束话题。


  怎么突然不高兴了?苏沐秋在心里琢磨。之前还好好的,是肚子饿了吗?


  想到这他翻出一包放在车里备用的饼干扔给叶修,关切地问:“干嘛不说话,是不是饿了?先吃点东西垫垫,等会看完就去找个饭馆。”


  看着怀里的饼干,叶修克制了一会,到底还是没能压住嘴角上扬的弧度,他拆开包装拿了块饼干喂给苏沐秋吃:“我不饿,专心开车啊大哥,三条命在你手上!”


  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互嘲,崔桦季微笑着看向窗外,眼中却流露出不耐的情绪。


  好不容易到达目的地,崔桦季似乎是真的不常回家,家具上能摸出一层细灰,这个老式小区虽然房价低,但因为位置实在太偏,而且管理方面不完备,住的人倒是不怎么多。


  苏沐秋和叶修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查看了几遍,还把周围几户人家也问了个遍,没人知道那些信是谁送来的,也没人注意到可疑的陌生人,因为这里没有专门管理安保的人员,连门卫都没有,每天来往的陌生人实在太多,就算看见陌生人大家也不会在意。


  无功而返,苏沐秋和叶修准备开车回警局从别的方面调查,而崔桦季则是打算留在城北住一晚上,明天再回市区。


  在他们离开前,崔桦季忽然说有件事想要询问他们两位的意见:“我刚接到一部关于警匪的电影,扮演里面一位破案无数的警察,为了更好的演绎角色,导演建议我多观察现实生活中警察的工作,不知道能不能让我偶尔去你们那里取取经?”


  虽说是询问“两位”的意见,但从始至终崔桦季都只是看着苏沐秋一人,完全视边上的叶修于无物。


  崔桦季是案子的当事人,本来平时就需要他配合调查,更何况此人似乎跟自家妹妹挺熟,也没什么反对的必要,于是苏沐秋便象征性地扭头征询叶修的意见。


  从眼神就能看出崔桦季这人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可叶修又能说什么?总不能随随便便驳人面子,毕竟还有苏沐橙的一层关系摆在那,所以他也只能点点头表示欢迎。


  回去的路上,苏沐秋总结:“信封信纸都很一般,是随处能买到的那种,内容是打印的,没有目击者,信箱周围也没有留下痕迹,但是对方似乎对崔桦季的事情比较了解,知道他家的具体地址,而且对他身边发生的事也一清二楚,不像是道听途说反而像是亲眼所见,那么熟人犯案的可能性就非常高了,狂热粉丝应该达不到这个程度。”


  说完,半晌没听到回应,苏沐秋瞄了一眼副驾,见叶修明显在神游,他问:“你在想什么?”


  叶修看他一眼,忽然来了一句:“我在想我们这个年纪,好像也差不多该考虑一下成家的事了吧?”


  仅这一句话就让苏沐秋瞬间如置冰窖。




  全文目录    下一章还在码……

评论

热度(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