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伞哥

车轮转啊转qwq瞧,我多可爱
封面p站id=52226426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伞的名字 03【伞修】

口木呆木:

文/贰木



CP:伞修




背景:原著+私设




吸烟区的空气污浊,就像是雾霾天,始终被一层透明的固体罩着,看不真切一臂开外的东西,戴着耳机,叶修连苏沐秋喘息的声音都全全收入耳中,可是他却看不清楚对方的模样,他似乎可以在脑内想象出那人倔强的神情,可是真到了这个时候他脑袋里空空的,他好像连苏沐秋的大致轮廓都描绘不出了。




“叶修,叶修!”站在吸烟区外,陈果大声叫着叶修的名字,两声过后,戴着耳机的用户皱起眉头看向她,她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响了,忙挥手,招呼叶修,幸好大家都戴着耳机开大声音认真打游戏,否则真听清陈果在叫什么人,恐怕会引起一片喧哗。




陈果嘴里小声说着抱歉,然后越过她最讨厌的烟味充斥着整个空间的吸烟区,拍了拍叶修的肩膀,示意他出去。




秉持着不要手机的优良传统,叶修退役到现在还没给自己添置一部手机,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跟他说送他一部,但他都没有要。叶修不曾想冯主席的电话会打到这里,他都快淡出荣耀圈了,也不知道冯主席怎么还是想不开欲让他再度出山,照他看来,这些后辈们比着还都能看啊。




他依旧是老性子,跟着冯老狐狸捣糨糊,到底是当初记者黑名单上的一员,几年不见,功力还是没下去,反正死命也钻不进别人给他下的套。熟门熟路地推脱了想要强加在他身上的职务,叶修掏出一根烟,刚叼进嘴里,就被陈果没收了,“进了吸烟区再抽。”




“行行行。”也是习惯了陈果的教训,叶修没强求把那根没抽一点的烟要回,乖乖地应着回了原来的位置,顺眼瞥了瞥苏沐秋的位子,猛地眸子睁大,人呢?




趁着叶修接电话的时间,苏沐秋悄无声息地出去了,顶多前台的人会奇怪一下这没风没雨的,大门怎么一开一合了一下。




苏沐秋本是想找自己妹妹的,但是听之前他们的谈话看得出最近苏沐橙应该是很忙的,所以他最近还是别去打扰她了。




漫无目的地在H市闲逛,最后的目的地是他们的“家”,那是一间很简陋的出租屋,没想到十几年过去了,这里还是这样。这一块小天地是他和苏沐橙唯一的容身之所。虽然只有巴掌大块地方,那间小屋很温馨,有家的味道,无论在外面遇到什么样的事情,似乎进了这个房间就万事安好了。




叶修也曾在这里住过一阵子,不过荣耀上市后,他和叶修更多的时候是没日没夜地泡在网吧里,只有苏沐橙一个人守着小屋。




原本的木门外面还加了一个防盗门,门锁应该都换过了,苏沐秋还记得里面那个木门的锁是坏的,给的钥匙就像个摆设,根本打不开那门,第一次不知道他差点把钥匙给转断了,只能让开锁匠来,之后他很机智地快速找到开门的方法,而在这之前,他每次进家门就像做贼一样,要用根钢丝撬门的。




旁边的玻璃窗是完好的,不知道是不是当初他换的那个,原来右上那块玻璃缺了个角,就糊了层报纸上去,夏天还好,可是冬天,那凛冽的寒风可不是几层报纸可以抵御的,他和苏沐橙都是睡在这个屋子里的,他也就算了,他怎么可能会让自己妹妹挨冻呢!于是省吃俭用了一阵再多接了几个活儿,苏沐秋就很阔气地换了窗户玻璃。




窗上原本苏沐秋仔细糊上的报纸都被扯下来了,换上了半透明的帘幕,隐约可以窥见房子里面的摆设,都已然不是苏沐秋记忆里的模样了。




所谓的家,已是别人的了。




陡然蔚蓝的天蒙上了一层灰,空气中沾上了些许湿气。走在路上的苏沐秋诧异地看着周遭的人慌忙撑起一柄柄伞,各色各式的伞高低交错,像一朵朵绽开得绚丽的花,没有伞的人只能狼狈地向前奔,唯有到了可避之处才能稍整一下。一脚踏上低凹小洼积起的水塘,点点的小涟漪被放大化,苏沐秋才确定这确实是下雨了。




雨水的味道将其他杂味一扫而清,清新的气息是雨天才能感受到的。苏沐秋虽不清楚自己身上有什么特殊的情况,不过能够不被雨淋到这种特异功能,他还是欣然接受的。




“痛!”没注意,一个小女孩就撞上了苏沐秋,顿时跌坐在地上,艳丽的小红伞翻倒在地,地面湿漉漉的,女孩身上干净的校服沾上了黑色的不明物体。苏沐秋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一边,毕竟旁人是看不见他的,若是他现在将小女孩扶起来怕是才莫名被空气撞了下受了惊吓的孩子又要被吓得连魂都飞了。




不用苏沐秋愁该怎么办,后边离小女孩没几步的男生举着把黑伞快步赶了上来,把女孩的小红伞捡起,收好,弯弯的伞柄挂在执伞的胳膊上。接着,男生走到女孩面前,半蹲下了,黑伞把两个人都罩住了,女孩的脸上湿漉漉的,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雨水,全部被男生洁净的手帕拭尽。一看见男生,女孩子就像找到了依靠般,任由他处理自己的惨状沾着泥土的手就死死拉住男生的衣摆,撇撇嘴唤了声“哥。”似要将所有委屈道出。男生也没有责怪,反而将手帕收好,换用自己干净的手拉住对方,然后就看见两个小孩挤着一把黑伞离去,男生还无奈地教育女孩一声:“下次小心点。” 




以前,苏沐秋也是这般宠着苏沐橙的。




那时候叶修在他家了,临近傍晚台风登入H市,两个人在网吧里昏天黑地地玩荣耀,压根没有注意到天气的变化,要不是肚子饿了,跟前台了桶泡面,泡的时候顺便跟人聊了几句,恐怕台风过境完,他们俩都不知道台风过来过。本来苏沐秋约了人刷副本记录,想麻烦叶修把苏沐橙从学校里接回来的,但见这风势越发猛烈起来,他不自己去不太放心,就让叶修来刷记录,自己去接苏沐橙。




苏沐橙的学校离得不近也不远,走路走快点,一刻钟的时间也能到了,苏沐秋问网吧前台要了把伞等在校门口,在一群爸爸妈妈甚至还有爷爷奶奶级别的家长中,他就显得特别突兀,频频有不明人士看他一眼。苏沐秋倒是不在意这些目光,他也算是鲜少这么早就等在苏沐橙校门口。没先等到苏沐橙,刷拉拉的雨就如同一个个小弹药砸向地面,来势汹汹的,网吧借给他的长柄伞还挺大的,他一个人呆在里面旁边还有不少空间,想来之后他应该是可以保证不让苏沐橙淋湿的。




在都穿着清一色校服的人群中,苏沐秋一眼就认出了苏沐橙,虽然尚且还稚嫩了些,但五官拼凑起来,苏沐橙已经有小美女的样子了,同好友挤着一把伞的苏沐橙在看到自家哥哥后,立即道了再见,躲进苏沐秋的伞下。




即使下着雨,他手里拿着把伞,苏沐秋还很顺手地从苏沐橙肩上取下了她的书包,还不嫌麻烦地将两个人的位置掉了个儿,让苏沐橙走在马路内侧,本来就大的伞被苏沐秋刻意往苏沐橙那边移,当然苏沐橙的书包他也不会让它被淋到的,背在拿伞的手这侧,这样会湿的也就只有他一侧的肩膀了。




也才过了没多久,这雨势就越发大起来,有将这天地都溶于这片雨海中。苏沐橙拉着苏沐秋的手,不会什么都没有发现,抬头看着身旁高出自己不少的少年,这是个从她出生就陪伴在她身边的人。苏沐秋看着很清瘦,特别是穿着件干净的衣服,就像画里出来的少年,可是他在身边却异常有安全感,这大概所有女孩子在校的时候怀着少女心所憧憬着的帅哥学长的模样吧。




苏沐橙落后了半步,瞥见了苏沐秋另一边被浸湿的肩头,劣质的布料有些透明,紧贴着肌肉,苏沐橙不禁伸手摸上去,冰冷的雨水湿了整个袖子,稍一用力,就能挤出点水,“哥哥,不用特地往我这儿移的。”




“没事。”苏沐秋就像感觉不到雨水顺着皮肤滑下一般,安抚性地予以一个微笑,空着的手拍了拍苏沐橙的头,“还是快走吧。”




看向前方,苏氏兄妹都很诧异面前的人会出现在他们面前,苏沐秋先开口问:“你怎么来了?”




“我野图boss都刷了一只了,你们还没回,我就出来买包烟,顺便看看。”叶修也撑着一把同款的长柄伞,上前两步,与二人并肩站,靠到苏沐秋旁边,把伞叠在苏沐秋伞上,两把伞就合成一个空间了,容纳下三个人是绰绰有余的,苏沐秋瞬间感觉那只一只被雨淋的手臂回温了。然而立即气氛就被叶修给破坏了,“愣着干嘛?快走快走,这雨越下越大了,唉?难道被我感动了?”




“滚滚滚!”苏沐秋一脸嫌弃。




叶修似是习惯了苏沐秋的这种表现,转而对苏沐橙说:“沐橙,等会儿回去给我泡杯茶暖和暖和。”




“好。”没等苏沐秋反对,苏沐橙就乖巧地应了。




“叶修你好样的,让我妹伺候你!”




“反正每天沐橙都要给你泡绿茶喝的,给我泡一杯怎么了? ”




苏沐秋也不知道苏沐橙到底是从哪里看到的,始终坚信熬夜的人需要多喝绿茶,每天她都给自己泡一杯绿茶喝,一股子茶香氤氲在网吧里,总觉得违和感满满的。如今他想喝也喝不到了,现在常常熬夜的人变成了苏沐橙了,不知道她有没有给自己泡一杯绿茶喝。



评论

热度(35)

  1. 谁动了我的伞哥木木贰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