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伞哥

车轮转啊转qwq瞧,我多可爱
封面p站id=52226426

【喻黄/多CP】黄家有喵初长成-07

久汀:

一天一更我是好孩子!【你够】

预计下一回应该就会完结吧(ง •̀_•́)ง黄喵喵真是磨人的小妖精惹【什么鬼】

本回依旧有修伞方王周江双鬼双花出场,附赠林方昊翔【虽然就是一句话的事……】

没问题的话就不用嫌弃的看下去吧( •̀∀•́ )




————————————————————————————




07.

  叶修说无敌最俊朗如我是不愿意去参加公司聚会这种无聊的东西的。

  王杰希说哦。

  叶修又说不过看在你们不辞辛苦的给我准备了请帖的份上,我还是勉为其难的赏你们这个面子吧。

  方士谦说你这中二果然没药治。

  叶修继续说反正沐秋也去,我一个人待在家里太无聊了。

  苏沐橙说不不不其实哥哥他去的理由只是为了看看什么叫破镜重圆。

  叶修惊。

  王杰希老僧坐定。

  方士谦痛心疾首。

  苏沐橙回眸一笑。

  偷听墙角的李轩等人一个不小心就抖落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咳。”

  最后被派出救场的是江波涛。

  他说就是这样,根据杰希前辈的估算和李轩前辈的经验,黄少将在聚会那晚重现人形……啊呸,变回真身。

  叶修惊呆。

  周泽楷目不斜视,一心一意盯着江波涛,头顶的呆毛炸成了分叉。

  江波涛抬起头冲周泽楷笑了笑,语气温柔的不像话:“嗯,小周也想知道为什么杰希前辈这么肯定是在那天吧?”

  身前身后一干人自觉的掏出墨镜……噫,好像已经太晚了。

  王杰希只好闭上双眼,口中念念有词:“这是个漫长的故事。”

  李轩捂着吴羽策的眼睛:“欢迎收听老王说法。”

  苏沐橙从手机里回过神:“老王有约?”

  方士谦义正言辞:“不约不约。”

  方锐紧随其后:“应该是老王之眼。”

  林敬言深藏不露:“以上产业均以破产。”

  叶修换了个坐姿,斜卧美人榻眼底含秋波:“说人话。”




  简单来说也没什么好说的……王杰希这样的天生神棍向来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上天文下地理博古通今纵横东西打的就是你横竖听不懂,阴阳风水五行六芒磕磕叨叨有如满目狂草。更不凑巧的是他还有一大帮凶叫做方士谦,两人手下还养着一群喽啰,吧啦吧啦口若悬河就差能解释小魔仙如何变身,端的是一派潇洒中透着严谨。

  ——画风清奇不能更好。

  苏沐橙想了想,说反正不管怎样,黄少和文州旧情未了就对了。

  方士谦表示赞同,另赠提议道如果能让喻文州在参加完聚会回家后看到黄少天正眉目如画的躺在床上……反正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孙哲平说方士谦你敢不敢再直白一点?

  方士谦绝地反击,我就不相信你忙活了一晚上回家后看到张佳乐一丝不挂的躺在你床上你还能正人君子。

  张佳乐无辜躺枪。

  孙哲平说好有道理无言以对。

  张新杰出声制止,这不太好吧?

  楚云秀说有什么不好?我觉得方士谦那样的思路简洁明了。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镜片反光闪瞎一众狗眼:“倒不如让喻文州带着黄少天一起去参加晚会,看着他现场变形?”

  孙翔手里的六个核桃“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唐昊说我和二翔是新加入你们这个邪教的没跟上你们的思维真是怪我咯?

  “新杰此法甚好。”

  叶修挥挥手:“朕乏了,众爱卿暂且退朝吧。”

  “……”




  与此同时,苏沐秋已经开始忽悠着喻文州。

  ——他倒是和张新杰的想法凑到了一起,觉得久别重逢自然是要效果轰动一点,深闺吃独食难免会纵欲过度,还不如大家其乐融融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看着黄少天“喵呜”一声超级变身,那时候喻文州就算想赖也赖不掉。

  “文州,咱们公司有好多妹子听说你家这只喵喵可萌了,非要缠着你把它带去明晚的晚会上给她们看看。”

  喻文州正低头抚摸着猫咪的耳朵:“这不太好吧?”

  苏沐秋摆摆手说这有什么不好的,你不用担心老冯啦我们已经给他派去了乔一帆牌小天使饮水机,他的药立刻就能吞下去。

  喻文州似乎还是在犹豫。

  苏沐秋叹了口气说我本以为你是个乐于分享的三好青年。

  喻文州接了一句我曾经的确被评为过三好学生。

  苏沐秋见此路不通只能开辟新道路:“那我们来问喵喵吧,二黄二黄你愿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参加聚会啊?”

  黄少天正被喻文州摸索的舒服,听到苏沐秋的引诱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但喻文州说不去就是不去,这么关键的事情当然是要听文州的啦。

  于是黄喵喵“喵”了一声,正气凛然的说“不去。”

  “咦你听它就喵了一声。”

  苏沐秋乐呵呵的指着黄喵喵,无视掉喻文州僵硬的嘴角:“所以它是在说去!”

  ——喵?

  ——江波涛呢快来翻译翻译!

  “啊秋——!”

  远在公司的江波涛揉了揉鼻子,对着周泽楷送出了一记放心的笑容,继而又万分认真的看着企图让他现场充当黄少天翻译的方士谦:“抱歉,喵语不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

 




  整件事就这么简单粗暴的定下了。

  第二天晚上这些深井冰们倒是来得挺早,不动声色的偷窥着抱着猫猫被女生们围观的喻文州。

  “啧,你说黄烦烦这得是什么心态啊,老公被一群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抢来抢去。”

  张佳乐叉起一块彩虹慕斯,挨着孙哲平低语。孙哲平说呵呵呵,要是我也被那群女人们围攻,乐乐你会有啥反应?

  张佳乐噎住了。

  张佳乐想了想。

  张佳乐说我我我……我能有啥反应啊。

  孙哲平说呵呵。

  孙哲平说乐乐你就装。

  孙哲平说乐乐你看黄烦烦。

  ——人群中有一只绿猫咪。

 




 

  晚会说到底都是为了庆祝公司的销售业绩。冯宪君放了话要求各个部门的高管都要尽心尽力准备节目助兴,为此没少得到某些没大没小的下属们的白眼。

  乔一帆紧张的捧着水杯跟在冯宪君身后,生怕老人家一口气没喘上来。

  高英杰跟在王杰希身后看着乔一帆,心里有点痒痒的。王杰希默不作声的看在眼里,勾了勾方士谦的臂膀开始感叹着儿子大了也该娶媳妇了。

  小两口正感叹着到底是自家亲儿子嫁过去还是将叶修手下这个小天使娶回来,那边厢的苏沐橙和周泽楷却已经开始了双颜值组合的主持。

  苏沐橙说这一次我们晚会的流程是新出炉的哟。

  周泽楷说嗯。

  苏沐橙说那么我们期待各位精彩的演出。

  周泽楷说嗯。

  苏沐橙说那我们通过抽签来决定到底是由谁最先开始表演。

  周泽楷说嗯。

  苏沐橙说好那我们开始了……第一位!行政部!周泽楷。

  周泽楷说嗯……嗯?

  ——鸦雀无声。

  台下的江波涛忍不住捂住了眼睛,但转念又想周泽楷虽说话废,但也不是完全不会说话,总比技术部的那个莫凡好……

  稍稍放下心来的江波涛刚准备放下遮住眼睛的手,却听见台上周泽楷的声音传遍会场——

  “告白。”

  ——全场死寂。

  乔一帆颤巍巍的奉上手中的水杯,王杰希连忙从方士谦的衣服口袋里掏出备用药,递给高英杰让他送过去。

  叶修啧了一声,叼着根烟用眼神询问苏沐秋。苏沐秋环视一周,耸耸肩说的确没有记者混进来,放心啦。

  方锐装模作样的按住胸口,林大大你看,果然还是小周深藏不露。

  喻文州垂下眼睑看着怀里的猫猫瞪着双眼,还十分不安分的扭了一下。

  他忽然笑了。

  猫咪有些发怔,但还是立刻缓过神来,乖乖的把自己缩成球,顺便装作无所谓的蹭了蹭喻文州的手背。

  就算周泽楷站在台上光芒万丈的吸引了大多数人的目光,但这种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举动还是让知情的不少人分了些余光投向自己和这只宝贝猫咪。

  喻文州好心情的举起猫咪,强迫着它和自己平视。

  猫咪别扭的左看看右看看,最后实在扛不住喻文州的笑容,只能狠下心伸出舌头,妄图靠着卖萌来熬过此劫。

  “别说话,少天。”

  喻文州眼底洒落着万千灯火,复古式的巨大水晶吊灯悉数碎成了闪烁的星辰。猫咪想起了这个特殊的称呼,脸红心跳之下只能乖乖的收回尖尖的舌头。

  【我没想说话。】

  猫咪在心里嘟囔着,【就是想再听一次告白。】

  四下里爆发出的热烈掌声很快勾回了他们心不在焉的意识。喻文州眯着眼看着江波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起哄的同事推到了台上,周泽楷毫无自觉的顶着一张天妒人羡的脸,冲着江波涛笑的好看。

  ——“江,喜欢。”

  现场的女生几乎全炸了。

  江波涛眼见着闪光灯铺天盖地的在他们面前晃来晃去,觉着自己迟早有一天会被这群疯狂的女人逼死。嘴角不自觉上扬的弧度却在昭示着满满的幸福,他拽着周泽楷的袖口,坦然的回答:“嗯,我也喜欢泽楷。”

  黄少天沉默着看着他们,努力吸了吸鼻子。

  他发誓他没有羡慕那个话废和专属翻译机。

  他只是想,如果站在台上的那两个人是自己和喻文州,该有多好。

 




  王杰希拨开人群找到喻文州时见到的就是这幅场面。猫咪的眼神弥散在聚光灯下失去了焦点,愣头愣脑的模样看的王杰希心里有点堵。

  “文州。”他走过去,示意喻文州和自己走,“老冯有事找你,跟我来。”

  喻文州没什么犹豫的就跟着王杰希上了二楼,却发现王杰希将自己带到了一间房门前。

  “这是?……”

  “老冯叫你在这里等他一会儿,估计他现在被小周吓得不轻,一帆给他喂着药呢。”王杰希眨眨眼,替喻文州打开了房门,“行了,进去的话说不定会有大惊喜。”

  喻文州一时没说话,只是盯着王杰希看了好久。

  最后他点点头,眉眼温和:“好。”






 

 



评论

热度(78)

  1. 谁动了我的伞哥久汀_汀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