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伞哥

车轮转啊转qwq瞧,我多可爱
封面p站id=52226426

冒个泡提醒大家别忘了官周啊啊啊

www不管怎样先加入购物车!!!伞哥舔舔舔

酒阑珊:




  今年双十二有什么?


          ——有苏哥哥的官周!(。•ˇ‸ˇ•。)





  • 周边宣传微博求扩:戳这里


  • 购买地址先收藏好:戳这里(最后那个“隐藏款”选项就是苏沐秋啦,双12准点预售开启)





  当然我不是要求每个人都买啦……确定自己有闲钱,并且真的喜欢这个周边的话再买吧~别一时冲动买回来发现不喜欢那就糟糕啦!(๑´ω`๑)




  差点忘记说:


  对不起请让我表脸的占下CP TAG(跪),过几天就删LO,广告不留。




  话说完了,我接着潜。

【脑洞→文】整理

伞修大法好#侵删#

媱旖卿念:

对这只是一个对自己的文的整理_(:зゝ∠)_


主博夏锦寒在这里


1、伞修【中长篇】


未亡人


不是离歌是归途


一百问【已完结】


2、各式短篇


3、多cp的论坛体


好像……也就这么多?


打个伞修tag抱歉_(:зゝ∠)_




抱歉有妹子提醒还有那两个脑洞……补充:


4、林方:墟里烟【222fo点文,架空民国】


5、双花于远:时年【just a 脑洞,极可能坑】


这一篇不定时修改_(:зゝ∠)_


记录自己的脑洞和文_(:зゝ∠)_

好甜QWQ

Eraki:

#论看电视看无聊的伞哥会干啥#

这个梗想画挺久的了,一直没画_(︰3」∠)_

【全职高手】【伞修】b站视频集合glory with you

栗子与修:

苏沐秋永远活在叶修的荣耀里




【全职高手/伞修】《救赎》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182902/




【伞修剧情歌】往昔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375967/




【全职高手】祭秋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518374/




【全職同人/致郁慎点/】《化蝶》-伞修双花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329162/




【伞修】若我英年早逝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46389/




【全职手书】最珍贵的宝物【伞修】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40754/




【全职高手/手书】如果没有你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62461/




永痕【伞修】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955851/




【全职高手/手书】【伞修】secret base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47441/




【全职高手/手书】Call your name【伞修】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37957/




【全职高手/伞修】美梦成真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04733/




【全职高手/洛天依】粘着系男子十五年纠缠不休(伞修)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67335/




【全职高手苏沐秋中心向】【伞修】MAD《那年的愿望》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93114/




【全职高手】【伞修伞】【文字向MAD 】他的故事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77600/




【全职高手】【手书】【伞修橙】伞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458254/




【全职高手】[伞修伞]AMIE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395281/




【全职高手·伞修】无人之境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325364/




【全职高手】【伞修cos】如果我变成回忆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857145/




[全职高手|伞修][手书]叶落不见秋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31570/




【3F/全职高手】如果如果|记伞修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374652/




【全职高手】伞修同人曲《经过》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182547/




【演唱】【全职高手/伞修】岁月年轮——G·Alliance 广播剧社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361426/




【全职手书】这一路走来 伞修清明祭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183418/

【全职高手】【伞修】b站视频集合glory with you②

栗子与修:



苏沐秋永远活在叶修的荣耀里






【全职高手】我們的故事【伞修/伞修橙COS静态MAD】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107089/




【全职高手】The Shiny Night【伞修COS静态MAD】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752640/




【全职高手】【cos】如你从未走远(伞修)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648534/




【伞修橙】COS.MAD时间煮雨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414463/




【全职高手】【COS】伞修橙《那些年》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437139/




全职高手cos】【苏沐橙生贺】伞修橙《旧事如新》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013810/




【全职高手】【伞修橙】梦醒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940083/




【全职高手】从前的我(改词翻唱/伞修橙同人手书)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865102/




[修伞修]雨音子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725171/




全职高手伞哥向手书MAD《如果我变成回忆》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974298/




【全职高手】【苏沐秋中心文字MAD】The truth that u leave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573905/




【伞修无差】粘着系叶修的十五年纠缠不休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43921/




【全职高手-伞修】好久不见【手书】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09534/




【全职高手】【伞修手书】eternal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51883/




【全職高手/手書】Rolling Girl【傘修傘】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75847/




【全职高手/伞修】你的背包【手书】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94216/




【全职高手/伞修伞】多少雨你才会撑起纸伞【手书】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43916/




【全职高手】伞修MAD 突然好想你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44918/






十个伞修九个虐:)


lo已被虐的体无完肤:)


各位...干巴爹:)

【伞修】 旧年历 (5)

樨蔻:

总算军训结束啦!楼主黑成了一块碳…不过总算有时间更新了……
———————————————

春天过后是稍微有些炎热的初夏,街边的树木在阳光下散发着浓郁的绿色,街上的人渐渐换上了单衣。偶尔叶修会趁着空闲出去晒会儿太阳,他现在和网吧老板混熟了,这和网吧老板的性格和陈果有些相似,叶修很喜欢这点。

他也隐约担心着自己是否能回到自己所在的时空,他的手机在最后来得及时只给沐橙发过一条信息。这个时代显然还没有他的这种手机的充电器…叶修觉得如果能回去他一定把手机换成那种最老款,但奇怪的是他并不急着回去,在他的潜意识里自己在这边似乎还有什么必须要完成的事情。另外就是,在这和明明已经不和谐到还有另外一个自己存在的世界里,叶修意外的发现自己很适应。

这种氛围和现在自己所处的天气有些相似,都像是初夏清凉但带着温暖微风的感觉,仿佛自己早就来过这,只是偶尔逆水行舟,划着旧艇而上。

这种令人安心的感觉,叶修一点都不否认是因为有苏沐秋。

苏沐秋一直带着一种莫名让人安心的力量,不光是对自己而言,叶修相信对于沐橙也是如此。从他第一次认识他们兄妹二人叶修就有这种感觉,直到现在隔着屏幕通过文字交流叶修也如此坚信着。虽然苏沐秋大部分的话题都围绕着游戏,但他也会提及自己的生活,叶修有些开心地发现不管是游戏还是日常生活中自己都占着不少的比重。通过键盘一字一字敲打出来的语言依然带着让人安心的力量,这个时代的苏沐秋把叶修,或者说他认识的“老叶”当作一个素未谋面但志趣相同的好友,从游戏再聊到他自己那个可爱的妹妹,聊到生活中琐碎的点滴。每一句话都洋溢着一种怀念的氛围。

叶修更想知道他们生活的状况而非游戏里的趣闻,毕竟他知道的比他们见过的多得多。然而自己对他们的生活了解甚少,他们还像自己当年那样吗?轮流去买早饭,轮流打扫卫生,在某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离开网吧带着沐橙去免费的公园晒太阳?叶修带着好奇与隐约的不安猜测着他们日常的足迹,可又不好意思开口询问太多。

如果说照顾人的话,叶修确实比不上苏沐秋,自己没有一个妹妹也无需担心衣食住行,甚至连自己的生日都会忘记。而苏沐秋虽说不会为了生日精心准备什么,但他从来没有忘过简单的一句生日快乐。
就像此时:

“老叶,在吗在吗,今天是叶秋这家伙的生日啊,我们打算晚上出去过生日,今晚可能会晚点去刷副本,抱歉啦。”

“嗯,生日快乐。”叶修回复道,然后在内心默默地祝自己生日快乐。

“满18岁,就可以当职业选手了。”

叶修突然意识到这次为什么会有相对如此“隆重”的庆生,因为18岁的生日并不是一个可以随便过过的日子。他记起来了,在那一天自己的父母应该也在家为弟弟庆祝着成人,同样在那一天,自己在另一个城市被苏沐秋拖着去庆生。那天苏沐秋偷偷买了个街边蛋糕房里简单的小蛋糕,配上有18岁标志的蜡烛,在街边小公园的椅子上开了一个只有三个人的生日派对,还有他自制的小纸花爆竹,叶修没去问他哪来的时间做这个。这就是自己的18岁生日,街边昏暗的路灯配上蜡烛上摇曳的火光,沐橙微笑着唱了一首祝你生日快乐,苏沐秋捂住自己的眼睛说:“闭眼闭眼,快许愿!”

就在那么一瞬间叶修想去那个公园看看,自己的那个时代那个公园已经被改造成了一个巨大的商场。他就这么毫无理由的相信这一次他们三个人还会在那里,还有同样的灯光和蜡烛,同样的五彩的纸屑。

叶修点燃一根烟和老板打了个招呼,快步走向那个公园。

街道在朦胧的黑暗中有些陌生,但叶修脑内很清楚该怎么走。公园里人不多,少有饭后出来散步的人,在清凉的白色路灯光线中蜡烛的黄晕显得格外明显…叶修站住脚,就在前面,他看见苏沐秋捂着一个人的眼睛,凑在那人的耳边笑着说了些什么。

就算隔得有些远听不见,自己也很清楚那是“快许愿!”三个字。

那个时候的自己会许什么愿呢,叶修想着,无数种可能的愿望划过自己的脑海。在18岁,自己即将走向巅峰的开端,这个愿望和荣耀肯定有不小的关系。

然后叶修看到苏沐秋把手放开,而自己微微笑着闭上眼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看着自己许愿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尤其是看着自己脸上那种发自内心的,开心的微笑,就好像是有什么美梦一样。

自己当时,应该是许下了一个很美好,很美好的愿望,叶修这么想到。就在这时脑海里什么东西飞快的窜过,带着一种熟悉的感觉,像是什么东西渐渐浮出水面,某个想法慢慢成形。

于是叶修熄灭了香烟,低下头闭上眼,在时隔那么多年后他尝试着寻找那种自己早已忽略的“许愿”这种感觉。

“希望自己能和沐秋一起拿冠军。”

“希望沐秋能和自己一起拿冠军。”
———TBC———


最后的许愿,前一句是当年叶修许下的愿望,后一句是现在的叶修许下的愿望。之所以会有人称的调换是因为现在的叶修知道在那个时空苏沐秋已经去世,没有和自己一起拿冠军的机会,所以他希望在这里苏沐秋能够平安的活下去,一起去赢得冠军,走向巅峰。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伞的名字 03【伞修】

口木呆木:

文/贰木



CP:伞修




背景:原著+私设




吸烟区的空气污浊,就像是雾霾天,始终被一层透明的固体罩着,看不真切一臂开外的东西,戴着耳机,叶修连苏沐秋喘息的声音都全全收入耳中,可是他却看不清楚对方的模样,他似乎可以在脑内想象出那人倔强的神情,可是真到了这个时候他脑袋里空空的,他好像连苏沐秋的大致轮廓都描绘不出了。




“叶修,叶修!”站在吸烟区外,陈果大声叫着叶修的名字,两声过后,戴着耳机的用户皱起眉头看向她,她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响了,忙挥手,招呼叶修,幸好大家都戴着耳机开大声音认真打游戏,否则真听清陈果在叫什么人,恐怕会引起一片喧哗。




陈果嘴里小声说着抱歉,然后越过她最讨厌的烟味充斥着整个空间的吸烟区,拍了拍叶修的肩膀,示意他出去。




秉持着不要手机的优良传统,叶修退役到现在还没给自己添置一部手机,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跟他说送他一部,但他都没有要。叶修不曾想冯主席的电话会打到这里,他都快淡出荣耀圈了,也不知道冯主席怎么还是想不开欲让他再度出山,照他看来,这些后辈们比着还都能看啊。




他依旧是老性子,跟着冯老狐狸捣糨糊,到底是当初记者黑名单上的一员,几年不见,功力还是没下去,反正死命也钻不进别人给他下的套。熟门熟路地推脱了想要强加在他身上的职务,叶修掏出一根烟,刚叼进嘴里,就被陈果没收了,“进了吸烟区再抽。”




“行行行。”也是习惯了陈果的教训,叶修没强求把那根没抽一点的烟要回,乖乖地应着回了原来的位置,顺眼瞥了瞥苏沐秋的位子,猛地眸子睁大,人呢?




趁着叶修接电话的时间,苏沐秋悄无声息地出去了,顶多前台的人会奇怪一下这没风没雨的,大门怎么一开一合了一下。




苏沐秋本是想找自己妹妹的,但是听之前他们的谈话看得出最近苏沐橙应该是很忙的,所以他最近还是别去打扰她了。




漫无目的地在H市闲逛,最后的目的地是他们的“家”,那是一间很简陋的出租屋,没想到十几年过去了,这里还是这样。这一块小天地是他和苏沐橙唯一的容身之所。虽然只有巴掌大块地方,那间小屋很温馨,有家的味道,无论在外面遇到什么样的事情,似乎进了这个房间就万事安好了。




叶修也曾在这里住过一阵子,不过荣耀上市后,他和叶修更多的时候是没日没夜地泡在网吧里,只有苏沐橙一个人守着小屋。




原本的木门外面还加了一个防盗门,门锁应该都换过了,苏沐秋还记得里面那个木门的锁是坏的,给的钥匙就像个摆设,根本打不开那门,第一次不知道他差点把钥匙给转断了,只能让开锁匠来,之后他很机智地快速找到开门的方法,而在这之前,他每次进家门就像做贼一样,要用根钢丝撬门的。




旁边的玻璃窗是完好的,不知道是不是当初他换的那个,原来右上那块玻璃缺了个角,就糊了层报纸上去,夏天还好,可是冬天,那凛冽的寒风可不是几层报纸可以抵御的,他和苏沐橙都是睡在这个屋子里的,他也就算了,他怎么可能会让自己妹妹挨冻呢!于是省吃俭用了一阵再多接了几个活儿,苏沐秋就很阔气地换了窗户玻璃。




窗上原本苏沐秋仔细糊上的报纸都被扯下来了,换上了半透明的帘幕,隐约可以窥见房子里面的摆设,都已然不是苏沐秋记忆里的模样了。




所谓的家,已是别人的了。




陡然蔚蓝的天蒙上了一层灰,空气中沾上了些许湿气。走在路上的苏沐秋诧异地看着周遭的人慌忙撑起一柄柄伞,各色各式的伞高低交错,像一朵朵绽开得绚丽的花,没有伞的人只能狼狈地向前奔,唯有到了可避之处才能稍整一下。一脚踏上低凹小洼积起的水塘,点点的小涟漪被放大化,苏沐秋才确定这确实是下雨了。




雨水的味道将其他杂味一扫而清,清新的气息是雨天才能感受到的。苏沐秋虽不清楚自己身上有什么特殊的情况,不过能够不被雨淋到这种特异功能,他还是欣然接受的。




“痛!”没注意,一个小女孩就撞上了苏沐秋,顿时跌坐在地上,艳丽的小红伞翻倒在地,地面湿漉漉的,女孩身上干净的校服沾上了黑色的不明物体。苏沐秋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一边,毕竟旁人是看不见他的,若是他现在将小女孩扶起来怕是才莫名被空气撞了下受了惊吓的孩子又要被吓得连魂都飞了。




不用苏沐秋愁该怎么办,后边离小女孩没几步的男生举着把黑伞快步赶了上来,把女孩的小红伞捡起,收好,弯弯的伞柄挂在执伞的胳膊上。接着,男生走到女孩面前,半蹲下了,黑伞把两个人都罩住了,女孩的脸上湿漉漉的,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雨水,全部被男生洁净的手帕拭尽。一看见男生,女孩子就像找到了依靠般,任由他处理自己的惨状沾着泥土的手就死死拉住男生的衣摆,撇撇嘴唤了声“哥。”似要将所有委屈道出。男生也没有责怪,反而将手帕收好,换用自己干净的手拉住对方,然后就看见两个小孩挤着一把黑伞离去,男生还无奈地教育女孩一声:“下次小心点。” 




以前,苏沐秋也是这般宠着苏沐橙的。




那时候叶修在他家了,临近傍晚台风登入H市,两个人在网吧里昏天黑地地玩荣耀,压根没有注意到天气的变化,要不是肚子饿了,跟前台了桶泡面,泡的时候顺便跟人聊了几句,恐怕台风过境完,他们俩都不知道台风过来过。本来苏沐秋约了人刷副本记录,想麻烦叶修把苏沐橙从学校里接回来的,但见这风势越发猛烈起来,他不自己去不太放心,就让叶修来刷记录,自己去接苏沐橙。




苏沐橙的学校离得不近也不远,走路走快点,一刻钟的时间也能到了,苏沐秋问网吧前台要了把伞等在校门口,在一群爸爸妈妈甚至还有爷爷奶奶级别的家长中,他就显得特别突兀,频频有不明人士看他一眼。苏沐秋倒是不在意这些目光,他也算是鲜少这么早就等在苏沐橙校门口。没先等到苏沐橙,刷拉拉的雨就如同一个个小弹药砸向地面,来势汹汹的,网吧借给他的长柄伞还挺大的,他一个人呆在里面旁边还有不少空间,想来之后他应该是可以保证不让苏沐橙淋湿的。




在都穿着清一色校服的人群中,苏沐秋一眼就认出了苏沐橙,虽然尚且还稚嫩了些,但五官拼凑起来,苏沐橙已经有小美女的样子了,同好友挤着一把伞的苏沐橙在看到自家哥哥后,立即道了再见,躲进苏沐秋的伞下。




即使下着雨,他手里拿着把伞,苏沐秋还很顺手地从苏沐橙肩上取下了她的书包,还不嫌麻烦地将两个人的位置掉了个儿,让苏沐橙走在马路内侧,本来就大的伞被苏沐秋刻意往苏沐橙那边移,当然苏沐橙的书包他也不会让它被淋到的,背在拿伞的手这侧,这样会湿的也就只有他一侧的肩膀了。




也才过了没多久,这雨势就越发大起来,有将这天地都溶于这片雨海中。苏沐橙拉着苏沐秋的手,不会什么都没有发现,抬头看着身旁高出自己不少的少年,这是个从她出生就陪伴在她身边的人。苏沐秋看着很清瘦,特别是穿着件干净的衣服,就像画里出来的少年,可是他在身边却异常有安全感,这大概所有女孩子在校的时候怀着少女心所憧憬着的帅哥学长的模样吧。




苏沐橙落后了半步,瞥见了苏沐秋另一边被浸湿的肩头,劣质的布料有些透明,紧贴着肌肉,苏沐橙不禁伸手摸上去,冰冷的雨水湿了整个袖子,稍一用力,就能挤出点水,“哥哥,不用特地往我这儿移的。”




“没事。”苏沐秋就像感觉不到雨水顺着皮肤滑下一般,安抚性地予以一个微笑,空着的手拍了拍苏沐橙的头,“还是快走吧。”




看向前方,苏氏兄妹都很诧异面前的人会出现在他们面前,苏沐秋先开口问:“你怎么来了?”




“我野图boss都刷了一只了,你们还没回,我就出来买包烟,顺便看看。”叶修也撑着一把同款的长柄伞,上前两步,与二人并肩站,靠到苏沐秋旁边,把伞叠在苏沐秋伞上,两把伞就合成一个空间了,容纳下三个人是绰绰有余的,苏沐秋瞬间感觉那只一只被雨淋的手臂回温了。然而立即气氛就被叶修给破坏了,“愣着干嘛?快走快走,这雨越下越大了,唉?难道被我感动了?”




“滚滚滚!”苏沐秋一脸嫌弃。




叶修似是习惯了苏沐秋的这种表现,转而对苏沐橙说:“沐橙,等会儿回去给我泡杯茶暖和暖和。”




“好。”没等苏沐秋反对,苏沐橙就乖巧地应了。




“叶修你好样的,让我妹伺候你!”




“反正每天沐橙都要给你泡绿茶喝的,给我泡一杯怎么了? ”




苏沐秋也不知道苏沐橙到底是从哪里看到的,始终坚信熬夜的人需要多喝绿茶,每天她都给自己泡一杯绿茶喝,一股子茶香氤氲在网吧里,总觉得违和感满满的。如今他想喝也喝不到了,现在常常熬夜的人变成了苏沐橙了,不知道她有没有给自己泡一杯绿茶喝。



【伞修/ABO】天网(第十五章)

酒阑珊:

  设定:架空现代,ABO,破案刑侦,双向暗恋。(会有大量原创人物出现,因为不舍得安排原著里的角色死亡,所以就拿原创人物开刀啦~)


  CP:苏沐秋×叶修




  ★ 每次写都会忘记那个炮灰的名字,然后每次都要在心里自问自答——“这丫的叫啥来着?润滑剂?”“哦对了,是催化剂。”




  第十五章




  无意义的寒暄过后,苏沐橙说自己还要赶一档节目就先离开了,崔桦季从包里掏出一个封好的纸袋放在桌上,里面是一沓信件,这是他此次来的主要目的。


  获得准许后,众人各抽了一封信翻看内容,同时听崔桦季解说:“大约是三个月前,我开始时不时地收到一些信件,内容都差不多,你们看了应该就能明白我为什么而来。”


  事实上早在看见信的时候,大家心里就有了一些猜想,因为不管是电视还是小说似乎都经常能看见这种事件,果不其然,袋子里那些无一例外全都是恐吓信。


  说恐吓也不是很准确,按照信封上的时间排序查看,最初几封信件看上去只是言辞比较激烈的“示爱”,内容里充满了让人不适的掌控欲,而之后几封则是标准的威胁恐吓。


  翻完所有信件,叶修询问:“信封上没有邮戳,你是在哪收到这些信的?”


  “我家的信箱。”


  “信箱在哪里,没有监控吗?”


  “在楼下,没有监控,我住在城北的老式小区。”说到这,崔桦季笑意盈盈地看向苏沐秋,“苏警官有什么问题吗?”


  “我问这个可能不太合适……你的收入应该不低,为什么要住在离市区那么远的地方,去公司也不方便吧?”


  “没有不合适,你愿意帮忙我就很感谢了。”崔桦季笑了笑,“理由很简单,市区房价太贵,暂时还没决定要不要买房,城北那套房子平时不常住,我一般是住公司提供的艺人宿舍,偶尔才回去看看。”


  邱非跟着问:“就是说三个月前你回家了一趟,然后在信箱里发现了这封信?周围有多少人知道你家的具体地址?”


  “不是我发现的,是我的助理,那天我拜托他去我家拿点东西,回来后他说在信箱里发现了一封信。周围不少人知道我在城北有套房子,但是具体地址应该只有我的经纪人和助理知道。”


  这样一来,经纪人和助理就很可疑了。看懂众人的表情,崔桦季连忙解释:“不会是他们。”


  方锐问:“你能确定吗?其实这世上很多案件都是熟人做的,只是大家通常会率先排除掉身边亲近的人。”


  “我确定,我的经纪人在圈内很有名,是个很有能力的Omega,她已经结婚很多年,女儿都七岁了。助理是Beta,但他是我表弟,更不可能做这种事。”


  “这里有14封信,看日期最开始是半个月一封,后来是一周一封,再后来是一周两封,最近一周内你收到了四封信,次数越来越密集,有没有发生过什么能够引起对方情绪变化的事情?”


  最初信件内容是激烈的示爱,而到后期,除了寄件次数增加外,内容也更污秽不堪,甚至出现了许多次想要强行侵占收件人的字眼。


  “这个……抱歉我不太清楚。”崔桦季歉意地看了一眼苏队长,“这几个月我一直忙着拍戏,就是跟以前一样工作,好像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叶修抽出最后几封信放在他面前,问:“这三封信里提到的人是谁?”


  这几封信的内容里都提到要杀死某个人,因为崔桦季跟“他”太亲密了,那个人的存在让寄件人无法忍受,但由于没有具体说明是谁,所以也不排除是某几个人的可能性。


  “不知道,我只是在工作,没什么亲不亲密的。”


  “不一定是工作时间,平日休息的时候你还会去哪里?”


  “这位警官,你大概不了解我们这种职业。”崔桦季笑了起来,可他看着叶修的眼神里却透出一丝丝讥诮的意味,“像我这样的演员,除非是人气低迷接不到工作,不然我们是全年无休的,除了工作外还有各种活动,几乎是24小时轮轴转,能有时间保证足够的睡眠就该烧香了。”


  其他人都在研究信件,没人注意到崔桦季隐约带着些敌意的眼神,叶修一怔,心下莫名,他想这人什么毛病,为什么这种眼神?我欠过他钱吗?


  没发觉叶修那头的异样,苏沐秋接着问:“是什么样的活动,在哪里进行?”


  “普通的应酬,都是在熟人开的店里。”


  “你的粉丝能从哪里知道你的行踪吗?”


  “应该不能,日程是保密的。”


  见大家都在思考,崔桦季主动提出可以带苏沐秋去他城北的家找找线索。苏沐秋给其他人分配了任务后,拿好车钥匙和叶修往外走,却被崔桦季叫住:“我们两个去就可以了,不用麻烦叶警官了吧?”


  又是那种眼神。


  叶修心中的不快还没多持续几秒,就听苏沐秋用玩笑的口吻说:“那不行,我们是搭档,他不在旁边我没办法好好思考。”


  不疼不痒碰了个软钉子,崔桦季只好笑了几声跟他们下楼,三人出门后,刑侦组的其他人面面相觑,都产生了一些不妙的想法。


  老样子苏沐秋负责开车,正当叶修习惯性打算去坐副驾驶的时候,有个人先他一步拉开副驾的门坐了进去,嘴里还说着:“麻烦苏警官了,我来给你带路。”


  叶修愣了愣,默默收回手坐到后面。


  虽说副驾驶座的位置并没有规定必须给谁坐,但在苏沐秋开车的情况下,只要叶修在场,坐在副驾上的人就必定是他,这点就算是苏沐橙在也不例外。


  叶修在后座,副驾是别人,这种陌生的状况让苏沐秋很不习惯。可就算再怎么想把叶修换过来,把另一人赶到后面去,他也不能真的这么做,那样太奇怪了,何况崔桦季的说辞没有任何问题,他是来带路的。


  崔桦季的家真的很远,今天路况很好,可是从市区开车到城北足足花了一个小时,一路上只听崔桦季和苏沐秋在前面聊天,叶修在后座记录整理之前得到的信息。苏队长很想听他家搭档说说话,可叶修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仿佛终于理解了人类语言的终极奥义——沉默是金,面对苏沐秋抛来的话头,他总是三言两语结束话题。


  怎么突然不高兴了?苏沐秋在心里琢磨。之前还好好的,是肚子饿了吗?


  想到这他翻出一包放在车里备用的饼干扔给叶修,关切地问:“干嘛不说话,是不是饿了?先吃点东西垫垫,等会看完就去找个饭馆。”


  看着怀里的饼干,叶修克制了一会,到底还是没能压住嘴角上扬的弧度,他拆开包装拿了块饼干喂给苏沐秋吃:“我不饿,专心开车啊大哥,三条命在你手上!”


  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互嘲,崔桦季微笑着看向窗外,眼中却流露出不耐的情绪。


  好不容易到达目的地,崔桦季似乎是真的不常回家,家具上能摸出一层细灰,这个老式小区虽然房价低,但因为位置实在太偏,而且管理方面不完备,住的人倒是不怎么多。


  苏沐秋和叶修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查看了几遍,还把周围几户人家也问了个遍,没人知道那些信是谁送来的,也没人注意到可疑的陌生人,因为这里没有专门管理安保的人员,连门卫都没有,每天来往的陌生人实在太多,就算看见陌生人大家也不会在意。


  无功而返,苏沐秋和叶修准备开车回警局从别的方面调查,而崔桦季则是打算留在城北住一晚上,明天再回市区。


  在他们离开前,崔桦季忽然说有件事想要询问他们两位的意见:“我刚接到一部关于警匪的电影,扮演里面一位破案无数的警察,为了更好的演绎角色,导演建议我多观察现实生活中警察的工作,不知道能不能让我偶尔去你们那里取取经?”


  虽说是询问“两位”的意见,但从始至终崔桦季都只是看着苏沐秋一人,完全视边上的叶修于无物。


  崔桦季是案子的当事人,本来平时就需要他配合调查,更何况此人似乎跟自家妹妹挺熟,也没什么反对的必要,于是苏沐秋便象征性地扭头征询叶修的意见。


  从眼神就能看出崔桦季这人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可叶修又能说什么?总不能随随便便驳人面子,毕竟还有苏沐橙的一层关系摆在那,所以他也只能点点头表示欢迎。


  回去的路上,苏沐秋总结:“信封信纸都很一般,是随处能买到的那种,内容是打印的,没有目击者,信箱周围也没有留下痕迹,但是对方似乎对崔桦季的事情比较了解,知道他家的具体地址,而且对他身边发生的事也一清二楚,不像是道听途说反而像是亲眼所见,那么熟人犯案的可能性就非常高了,狂热粉丝应该达不到这个程度。”


  说完,半晌没听到回应,苏沐秋瞄了一眼副驾,见叶修明显在神游,他问:“你在想什么?”


  叶修看他一眼,忽然来了一句:“我在想我们这个年纪,好像也差不多该考虑一下成家的事了吧?”


  仅这一句话就让苏沐秋瞬间如置冰窖。




  全文目录    下一章还在码……

【伞修/ABO】天网(第十五章)

酒阑珊:

  设定:架空现代,ABO,破案刑侦,双向暗恋。(会有大量原创人物出现,因为不舍得安排原著里的角色死亡,所以就拿原创人物开刀啦~)


  CP:苏沐秋×叶修




  ★ 每次写都会忘记那个炮灰的名字,然后每次都要在心里自问自答——“这丫的叫啥来着?润滑剂?”“哦对了,是催化剂。”




  第十五章




  无意义的寒暄过后,苏沐橙说自己还要赶一档节目就先离开了,崔桦季从包里掏出一个封好的纸袋放在桌上,里面是一沓信件,这是他此次来的主要目的。


  获得准许后,众人各抽了一封信翻看内容,同时听崔桦季解说:“大约是三个月前,我开始时不时地收到一些信件,内容都差不多,你们看了应该就能明白我为什么而来。”


  事实上早在看见信的时候,大家心里就有了一些猜想,因为不管是电视还是小说似乎都经常能看见这种事件,果不其然,袋子里那些无一例外全都是恐吓信。


  说恐吓也不是很准确,按照信封上的时间排序查看,最初几封信件看上去只是言辞比较激烈的“示爱”,内容里充满了让人不适的掌控欲,而之后几封则是标准的威胁恐吓。


  翻完所有信件,叶修询问:“信封上没有邮戳,你是在哪收到这些信的?”


  “我家的信箱。”


  “信箱在哪里,没有监控吗?”


  “在楼下,没有监控,我住在城北的老式小区。”说到这,崔桦季笑意盈盈地看向苏沐秋,“苏警官有什么问题吗?”


  “我问这个可能不太合适……你的收入应该不低,为什么要住在离市区那么远的地方,去公司也不方便吧?”


  “没有不合适,你愿意帮忙我就很感谢了。”崔桦季笑了笑,“理由很简单,市区房价太贵,暂时还没决定要不要买房,城北那套房子平时不常住,我一般是住公司提供的艺人宿舍,偶尔才回去看看。”


  邱非跟着问:“就是说三个月前你回家了一趟,然后在信箱里发现了这封信?周围有多少人知道你家的具体地址?”


  “不是我发现的,是我的助理,那天我拜托他去我家拿点东西,回来后他说在信箱里发现了一封信。周围不少人知道我在城北有套房子,但是具体地址应该只有我的经纪人和助理知道。”


  这样一来,经纪人和助理就很可疑了。看懂众人的表情,崔桦季连忙解释:“不会是他们。”


  方锐问:“你能确定吗?其实这世上很多案件都是熟人做的,只是大家通常会率先排除掉身边亲近的人。”


  “我确定,我的经纪人在圈内很有名,是个很有能力的Omega,她已经结婚很多年,女儿都七岁了。助理是Beta,但他是我表弟,更不可能做这种事。”


  “这里有14封信,看日期最开始是半个月一封,后来是一周一封,再后来是一周两封,最近一周内你收到了四封信,次数越来越密集,有没有发生过什么能够引起对方情绪变化的事情?”


  最初信件内容是激烈的示爱,而到后期,除了寄件次数增加外,内容也更污秽不堪,甚至出现了许多次想要强行侵占收件人的字眼。


  “这个……抱歉我不太清楚。”崔桦季歉意地看了一眼苏队长,“这几个月我一直忙着拍戏,就是跟以前一样工作,好像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叶修抽出最后几封信放在他面前,问:“这三封信里提到的人是谁?”


  这几封信的内容里都提到要杀死某个人,因为崔桦季跟“他”太亲密了,那个人的存在让寄件人无法忍受,但由于没有具体说明是谁,所以也不排除是某几个人的可能性。


  “不知道,我只是在工作,没什么亲不亲密的。”


  “不一定是工作时间,平日休息的时候你还会去哪里?”


  “这位警官,你大概不了解我们这种职业。”崔桦季笑了起来,可他看着叶修的眼神里却透出一丝丝讥诮的意味,“像我这样的演员,除非是人气低迷接不到工作,不然我们是全年无休的,除了工作外还有各种活动,几乎是24小时轮轴转,能有时间保证足够的睡眠就该烧香了。”


  其他人都在研究信件,没人注意到崔桦季隐约带着些敌意的眼神,叶修一怔,心下莫名,他想这人什么毛病,为什么这种眼神?我欠过他钱吗?


  没发觉叶修那头的异样,苏沐秋接着问:“是什么样的活动,在哪里进行?”


  “普通的应酬,都是在熟人开的店里。”


  “你的粉丝能从哪里知道你的行踪吗?”


  “应该不能,日程是保密的。”


  见大家都在思考,崔桦季主动提出可以带苏沐秋去他城北的家找找线索。苏沐秋给其他人分配了任务后,拿好车钥匙和叶修往外走,却被崔桦季叫住:“我们两个去就可以了,不用麻烦叶警官了吧?”


  又是那种眼神。


  叶修心中的不快还没多持续几秒,就听苏沐秋用玩笑的口吻说:“那不行,我们是搭档,他不在旁边我没办法好好思考。”


  不疼不痒碰了个软钉子,崔桦季只好笑了几声跟他们下楼,三人出门后,刑侦组的其他人面面相觑,都产生了一些不妙的想法。


  老样子苏沐秋负责开车,正当叶修习惯性打算去坐副驾驶的时候,有个人先他一步拉开副驾的门坐了进去,嘴里还说着:“麻烦苏警官了,我来给你带路。”


  叶修愣了愣,默默收回手坐到后面。


  虽说副驾驶座的位置并没有规定必须给谁坐,但在苏沐秋开车的情况下,只要叶修在场,坐在副驾上的人就必定是他,这点就算是苏沐橙在也不例外。


  叶修在后座,副驾是别人,这种陌生的状况让苏沐秋很不习惯。可就算再怎么想把叶修换过来,把另一人赶到后面去,他也不能真的这么做,那样太奇怪了,何况崔桦季的说辞没有任何问题,他是来带路的。


  崔桦季的家真的很远,今天路况很好,可是从市区开车到城北足足花了一个小时,一路上只听崔桦季和苏沐秋在前面聊天,叶修在后座记录整理之前得到的信息。苏队长很想听他家搭档说说话,可叶修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仿佛终于理解了人类语言的终极奥义——沉默是金,面对苏沐秋抛来的话头,他总是三言两语结束话题。


  怎么突然不高兴了?苏沐秋在心里琢磨。之前还好好的,是肚子饿了吗?


  想到这他翻出一包放在车里备用的饼干扔给叶修,关切地问:“干嘛不说话,是不是饿了?先吃点东西垫垫,等会看完就去找个饭馆。”


  看着怀里的饼干,叶修克制了一会,到底还是没能压住嘴角上扬的弧度,他拆开包装拿了块饼干喂给苏沐秋吃:“我不饿,专心开车啊大哥,三条命在你手上!”


  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互嘲,崔桦季微笑着看向窗外,眼中却流露出不耐的情绪。


  好不容易到达目的地,崔桦季似乎是真的不常回家,家具上能摸出一层细灰,这个老式小区虽然房价低,但因为位置实在太偏,而且管理方面不完备,住的人倒是不怎么多。


  苏沐秋和叶修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查看了几遍,还把周围几户人家也问了个遍,没人知道那些信是谁送来的,也没人注意到可疑的陌生人,因为这里没有专门管理安保的人员,连门卫都没有,每天来往的陌生人实在太多,就算看见陌生人大家也不会在意。


  无功而返,苏沐秋和叶修准备开车回警局从别的方面调查,而崔桦季则是打算留在城北住一晚上,明天再回市区。


  在他们离开前,崔桦季忽然说有件事想要询问他们两位的意见:“我刚接到一部关于警匪的电影,扮演里面一位破案无数的警察,为了更好的演绎角色,导演建议我多观察现实生活中警察的工作,不知道能不能让我偶尔去你们那里取取经?”


  虽说是询问“两位”的意见,但从始至终崔桦季都只是看着苏沐秋一人,完全视边上的叶修于无物。


  崔桦季是案子的当事人,本来平时就需要他配合调查,更何况此人似乎跟自家妹妹挺熟,也没什么反对的必要,于是苏沐秋便象征性地扭头征询叶修的意见。


  从眼神就能看出崔桦季这人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可叶修又能说什么?总不能随随便便驳人面子,毕竟还有苏沐橙的一层关系摆在那,所以他也只能点点头表示欢迎。


  回去的路上,苏沐秋总结:“信封信纸都很一般,是随处能买到的那种,内容是打印的,没有目击者,信箱周围也没有留下痕迹,但是对方似乎对崔桦季的事情比较了解,知道他家的具体地址,而且对他身边发生的事也一清二楚,不像是道听途说反而像是亲眼所见,那么熟人犯案的可能性就非常高了,狂热粉丝应该达不到这个程度。”


  说完,半晌没听到回应,苏沐秋瞄了一眼副驾,见叶修明显在神游,他问:“你在想什么?”


  叶修看他一眼,忽然来了一句:“我在想我们这个年纪,好像也差不多该考虑一下成家的事了吧?”


  仅这一句话就让苏沐秋瞬间如置冰窖。




  全文目录    下一章还在码……

(伞修)论国家队养猫的那些事

沙木罗——军训回来恢复更新:

#前篇是捉鬼记


#国庆过劳死大部队


#bug多如doge,小学生文笔加ooc


#罗辑已死(罗辑:_(:_」∠)_与我何干)


part.17


苏沐秋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咳,现在只能说是只猫。


身为一只有智商的喵星人,苏沐秋当然会用浑身解数地抱着叶修的大腿指望他让自己碰一下电脑,可是事情往往没有自己想象地这么美好,自从每次一爪子把电脑拍死机后,而且很神奇地让整个队的电脑连带黑屏,他就被勒令不许再碰电脑一下了。


其他人:猪一样的猫队友。


联盟得知这件事情后便把训练场地移到了酒店的顶楼,门口还有个禁止宠物进入的牌子。


苏沐秋眼巴巴地看着叶修,但身为领队的叶修从某些方面来说只是一个保姆,而且苏沐秋也让自己的电脑也死机了,所以……他的如意算盘被砸碎了……


就像叶修不得不在苏沐橙等人的淫威之下戒了烟一样。


“叶修哥,他就交给你照顾了,我们去训练了。”苏沐橙把怀里的苏沐秋塞给叶修后就走了。


国家队的其他成员幸灾乐祸地和他们的“保姆”道别,尤其是前段时间被赏了一爪子的黄少天和张佳乐……


叶修看着情绪低落的小黄猫,默默地掏出小鱼干。


苏沐秋看着面前的鱼干愤愤不平地一口吞下。


愚蠢的人类……


“我们去网吧。”


苏沐秋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喵!”


干得漂亮!


part.18


“喵……”苏沐秋从叶修的上衣口袋冒出头来,看着四周繁华的街道。


周围的人都是蓝眼睛白皮肤的外国人,叶修穿着叶秋给自己买的衣服后整个人的气质都和以往不同,惹得街上的摩登女郎朝他抛了不少媚眼。


“没想到,网吧就在唐人街,真是太好了。”


“而且就在这附近,咱们去那边看看,”叶修看着手机导航然后摸了一下苏沐秋的头,然后把他塞回口袋里面。


苏沐秋:卧槽,老子快被闷死了。


兜兜转转来到了网吧的门口,外面是中文的繁体字,挂着的两个大灯笼让叶修不禁抽了抽自己的眼睛,如果不是招牌,自己还以为是来到一家饭馆……


网吧里面没有几个人,跟兴欣网吧最没有生意的时候还少了一半人。


叶修要了一个机子后,刷卡进入了游戏里面,苏沐秋摇着尾巴跳了下来,爬到了叶修的大腿上看着。


就在叶修玩得正起兴的时候,苏沐秋跳到了电脑上看着他。


“你也想玩?”叶修看着一屁股坐在键盘上面的猫。


苏沐秋摇了摇头,然后就听到收银台那边发生的争吵。


原来是两个杀马特因为机子出了问题来找麻烦,收银小妹战战兢兢地sorry,sorry说不停。


“多大点事啊……”叶修说。


没想到,有一个外国杀马特回头凶狠地看着自己。


“YOU,COME ON.”


叶修:我招谁惹谁了我……


“你就是那个z国的领队?”另外一个外国人用生涩的中文问道。


叶修摇了摇头:“NO.”


后面的苏沐秋看着撒谎面不改色的叶修,然后看着自己的爪子:我的阿修怎么变成这幅神奇的模样……


part.19


“NO,你就是。”那人说。


叶修抓起键盘上的苏沐秋塞回了口袋里面,笑眯眯地看着他们:“So,what…… are you want to do.”


“你可以说中文的,我们来比试比试,看看把我们国家队打败的z国人到底有多强。”


叶修原本以为是较量荣耀,当然爽快地点了点头,没想到那个人一拳就朝自己砸了过来,没有一点点防备,幸亏口袋里的苏沐秋从里面跳了出来扑到杀马特的脸上。


“你们在干什么!”叶修连忙接住正在自由落体的苏沐秋。


“z国的功夫不是举世闻名吗?比试比试。”杀马特用别扭的中文说道。


叶修:开什么玩笑,哥可经不起你们折腾。


苏沐秋: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心意相通的一人一猫决定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结果外面停下了几辆摩托车。


走进来的人有些疑惑地看着两个杀马特似乎不清楚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叽叽咕咕地不知道说了什么,那些人突然的凶狠地看着自己,到底有多凶,反正就像是霸图粉丝看见自己一样,而且加上都是高个子大块头,整个气势都让收银小妹缩到柜台下面报警了。


叶修:尼玛的都是吃激素长大的啊……


苏沐秋:我们还走得了吗?


part.20


大块头们是赌荣耀赌输了才会对叶修咬牙切齿,这一点他自己当然不知道,在y国有多少人都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里吞,好不容易见到这个打碎了他们牙齿的人,肯定是要狠狠地报复一下。


荣耀虽然只是个游戏,但是其发展起来的商业价值可是令人眼红,赌荣耀的输赢就像是赌球一样,有的人一夜之间暴富,也有人无奈地上天台看风景,顺便选择狗带。


不分青红皂白就揍人,即便是在外国也说不过去,虽然他们凶了一点,可也不是什么亡命之徒。


“如果你想离开的话就让你的猫过来,把这个任务做完了就放你回去。”


叶修听他们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堆反正大致意思也就是这样子了。


所谓任务只是让他按着空格键完成跳跃到达对岸,不算什么变态的任务,当然这个是对普通人来说的,时机把握不对就会跳进水里死亡,如果是对普通的动物来说肯定是一种刁难。…


然而苏沐秋现在不仅仅是一只猫,而且还是带着人类记忆的职业玩家(喵)。


沐秋喵愉快地三下两下就把任务搞定,那些大块头全部都楞住了……


大块头:是我的眼睛出了问题?


叶修抱起苏沐秋就逃出了店里,回过神来的大块头等到他们都追出去后都见不到人影了……


part.21


叶修以初中五十米八秒的速度跑回了酒店,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啪叽一下和推门出来的黄少天以一种很少女风的体位摔在了地上……兜里的猫自然也掉下来了……


苏沐秋:为什么让我看到这种画面?


黄少天:叶修你给我起来!大庭广众地耍流氓啊!


叶修:……我怎么好像感受到了一种怨气


黄少天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你去哪里了,怎么现在回来,队长找你开会呢。”


叶修:你不是说我是保姆吗?我带孩子出去玩了。


苏沐秋觉得自己应该赏给叶修一爪子,who is a child?


“行了行了,”黄少天摇了摇头,“三天后就是半决赛了,你给我上点心好不,别整天势在必得的样子,剩下的人可都不是好惹的。”


“上方锐?”


黄少天&苏沐秋:重点是这个吗!


part.22


苏沐秋坐在会议室的桌子上听着众人在讨论半决赛的战术方案,才明白这些战术大师真的是猥琐中的猥琐,各种耍赖皮,各种让对方选择狗带的方案呈现在了这位十年前的大神面前。


原来荣耀还可以这样子玩,在下受教了。


苏沐秋突然觉得好忧伤,自己居然变成了一只猫,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他们为世邀赛努力,而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上。


然后苏沐秋就留给众人一个深沉的背影,望着玻璃外面的车水马龙,安静地做一个美男子(x)喵。


叶修掏出鱼干一边嚼一边条件反射地递给苏沐秋,沐秋喵了一下继续望天。


叶修,你不懂爱。


“不吃啊,看来吃饱了。”戒烟中的叶修只能依靠各种零嘴解除烟瘾了,所以才随身带着一堆零食。


苏沐橙给了沐秋喵一个剥好的虾干:“哥哥在难过呢,想让你抱抱他。”


叶修低头看着桌子上的毛球:“说真的?”


苏沐秋:喵——(假的。)


叶修了然地点点头:“乖,你肯洗澡我就抱着你睡觉。”


苏沐秋:喵——(讨厌水!)


“居然答应了,那我把你扔进水里你真行解决吧。”


苏沐秋:喵!(不要!)


“真听话,我终于可以不当你的铲屎官了。”


苏沐秋:喵——


“顺便换上你的粉红色小裙子。”


苏沐秋觉得自己一定要变回原来的样子,不然语言不通就算了,怎么还能曲解成这个样子。


我们还是兄弟吗?阿修。